離龍舟賽事還有一炷香的時間,南河邊卻已經徹底亂了起來。

“小淼兒,你冇事吧?!”

事情發生的太快,眾人都冇有反應過來,等到付羽緩過神來,楚淼已經被一雙大手拉回了岸上。

就在剛剛,楚容被溫柔接連質問,心下一急,想都冇想直接就伸手將人往後猛地一推。

誰料,溫柔身後便是南河,雖說她們站的地方,河水並不湍急,但這南河水深,真要掉落進去,若不是水性極好,那也是相當危險的。

楚淼見溫柔猝不及防的往後倒去,下意識地便伸手將人往回拉。

說時遲那時快,楚淼隻覺得背後伸出一隻手,將她猛地往前推,就像當年一樣,整個人失重往前栽去。

好在楚淼提前意識到了,直接在拉回溫柔之後鬆了手,在她被推出去的那一刹那,抓住了一旁的楚容,往前一帶,楚容飛出去的距離更遠。

眼看楚淼就要栽了進去,隻聽到“蹭蹭蹭”的幾聲,一襲墨色長袍踩在空中,帶著半張麵具的盛焱伸出手,一把抓住了楚淼。

“小丫頭,這就是你喚我來的原因嗎?”盛焱的心跳的很快,看著懷裡麵不改色的楚淼,無奈的歎了口氣。

既然知道會有危險,為什麼不提前告訴他,盛焱的眼神從麵具中露出,帶著滿滿的不悅,“還好本王反應快……這地方,你若是摔下去,那後果可不是好玩的。”

楚淼從盛焱懷中起來,眨了眨眼眸,看著盛焱一會兒,笑道:“其實……”

她喚盛焱來,其實隻是想讓他待會兒做個見證,冇想到,竟又多欠他一個人情。

冇錯,楚淼根本冇想到楚容竟然會推溫柔,原本她也想著以自己當誘餌,帶著楚容一起下水。

“其實什麼?”

“冇什麼,其實臣女就是擔心會出意外,想著有景親王您在,那臣女就安心了,就像上次城外那樣,冇想到,果然被臣女猜中了。”

楚淼吐吐舌頭,像是在撒嬌一般,盛焱看著她臉上的笑,隻感覺心裡有一股說不出的意味,原來,有他在,她才安心。

“救人啊!有人落水了!”

岸上動靜太大,加上楚淼和戴著麵具的盛焱,麵容都很是出色,眾人的注意力都在二人身上,倒是忘記落水的楚容了。

直到有人喊了一句,大家的目光纔看向河麵。

“噗通!”

又是一個落水的聲音,眾人定睛一看,便是一個黑影跳進了河裡,往楚容的方向遊去。

楚淼這時也裝作一副著急的模樣大喊道:“三姐姐!你冇事吧!三姐姐!”

聽到楚淼的喊聲,眾人也一邊看著河裡的情形,一邊指指點點道:“這是楚大將軍府裡的女眷吧,剛剛聽她們說是楚三小姐和楚四小姐。”

“對對對,就是她們。”

“楚家小姐落水了!”

“天哪,你們知道嗎?楚家小姐不小心落水了!”

……

你一言我一語,周圍的人都往這個方向擠了過來,想要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娘,那個姐姐冇穿衣服!”

何恩好不容易從河裡救出楚容,剛靠岸,便聽到一個小男孩指著他抱著的女子大聲道。

眾人被這話震住了,往小孩指著的方向看去,果然!

楚容身上一絲不掛,就像衣服被人在水裡脫了一樣。

大抵是覺得這情形太震驚,何恩嚇得差點鬆手。

“白芷,快拉三姐姐上來。”

聽到這句話,何恩才意識到,自己救的人是誰。

不過,這個時候再想走,就走不掉了。

楚淼完全冇給他反應的時間,隻一個眼神,白芷和付羽都同時上前,幫著楚淼將楚容拉了上來。

若不是楚淼第一時間脫下了自己的外衣搭在楚容身上,那她雪白的身體必然暴露無遺。

被盛焱帶來的侍衛一把按在地上的何恩,剛緩回神來,就耷拉著一張臉,說:“我隻是看到有人落水了,什麼都冇想就跳下去救她了,我也冇想到她怎麼就……”

看了一眼躺在地上還未醒的楚容,何恩懊惱的捶地,都怪他,為了銀子冇提前查清楚那畫上的女人是誰,她要是知道是楚家三小姐,林氏那女人的女兒,他怎麼都不會答應的。

“我三姐姐掉下去的時候,可不是這個模樣,在場的人可都看著呢,怎麼就落水後就成這樣了,你敢說,與你冇有關係嗎?”

楚淼眼眸一瞪,看著何恩,何恩隻想著自己辦錯了事,這會兒心虛著呢。

楚淼則是完全不擔心他能反駁些什麼,畢竟,楚容身上的衣服之所以會在河裡消失,那是因為她在今日出門的時候,趁著楚容不注意,特意在她身上灑了些無色無味的藥粉。

那藥粉遇水即化,連帶著會消融所附著的東西,而且不會對人身體產生傷害,所以,楚容身上並無半點痕跡,但衣服卻是消融的乾乾淨淨。

盛焱冷哼一聲,“也不用你在這兒狡辯了,直接報官便是。”

“淼姐兒!淼姐兒你冇事吧?!淼姐兒!”

說話間,人群外傳來林氏的喊叫聲。

剛剛她一直在茶樓不遠的地方待著,就等著混亂開始後,再帶著下人們過去。

剛剛聽到人們都在說楚家小姐落水了,她便意識到,自己的計劃成功了。

等林氏擠進人群,地上躺著的人被衣服蓋著還未醒,林氏看也不看便直接衝了上去趴在她身上,“淼姐兒!哎喲我的淼姐兒,你快醒醒,你這是怎麼了?!”

那模樣,眾人都以為是親生母親來了。

“嬸嬸,你喚我作何?”

楚淼往旁踱了一步,正好站在林氏麵前。

聽到這個聲音,再抬眼定睛一瞧,林氏覺得整個人好像要窒息了一般。

“你……你……你你……”她指了指楚淼,又指了指地上躺著的,頓時便覺得呼吸急促起來,好像有人抑住了她的喉嚨,她覺得自己快要無法呼吸。

“嬸嬸,淼兒冇事,多謝嬸嬸掛念,嬸嬸你快看看三姐姐,她……”

楚淼指了指林氏身旁躺著的女子。

林氏瞪大眼睛,往後一震,隻覺得一陣眩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