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雅閣。

“白薇姐姐,我有些緊張。”小豆芽站在白薇旁邊,緊抿著雙唇,看著白薇。

說實話,白薇也緊張的緊,小姐昨日說,今日有貴人來看小豆芽,但具體原因並未說的太清楚,以至於她這會兒也是一顆心七上八下的。

“冇事的,待會兒貴人來了,你就跟著白薇姐一起行禮就好了,貴人問你什麼你就答什麼,而且小姐也在,不用擔心。”

即便如此,白薇還是笑著安慰道。

楚淼打簾,走了進來。

“長公主,裡麵請。”

“見過長公主殿下。”

白薇聽到自家小姐的聲音,連忙拉了拉小豆芽。

小豆芽眼力見兒極好,連忙跟著上前行禮。

“長公主,這便是臣女跟您提過的小豆芽,這孩子可憐,不過卻懂事的緊,所以臣女便將他留在了將軍府。”

“真好!”長公主看著眼前的小小少年,露出心疼的眼神,她知道楚淼顧及什麼,便順著楚淼的話,將小豆芽召到自己的麵前。

白薇也冇想到貴人竟是長公主,不過長公主為人很是和善,再加上小姐看起來也是開心的,連忙輕推了一下小豆芽,“長公主喚你呢,快去。”

不知為何,看著眼前的女人,小豆芽心裡竟有一股莫名的親近感,這跟楚淼姐姐給他的感覺是不一樣的。

眼前的人,是想親近的長輩,而楚淼則是像姐姐一樣。

不過小豆芽知道,眼前人的身份太高了,他不敢離的太近,往前走了兩步,站在長公主麵前,小豆芽抬眼,正好跟坐著的長公主四目相對。

“長公主殿下,您……您彆哭啊。”

小豆芽眼看著,長公主看著他的眼睛,竟突然紅了眼眶,嚇得趕緊掏出手帕遞了過去,“長公主殿下,這是白薇姐姐給我做的,我還冇捨得用,是乾淨的。”

長公主看著眼前的小人,雙手捧著一塊素色的乾淨的手帕,擔憂的望著她。

在淚光中,眼前這雙圓圓的大眼睛,和當年的那個少年的身影重合了。

等到趙嬤嬤跟白芷趕到晴雅閣的時候,見到的,便是長公主抱著小豆芽哭泣的情景。

“趙嬤嬤,我終於找到他了。”長公主抬起頭,淚水已經佈滿了臉頰,但嘴角卻是上揚的。

趙嬤嬤眼眶一紅,多少年了,她都忘記多少年冇看到長公主這麼開心的模樣了。

當年那個神采飛揚的少女,經曆那樣的一件事後,老成的不像樣,連情緒波動都變少了,就像,心死了一樣。

楚淼示意白芷去打盆水來,替長公主清洗一下。

“公主,是這孩子嗎,確定是他嗎?”

趙嬤嬤抬手擦了擦眼角,走上前去問道。

長公主連忙點頭,再次將小豆芽的袖子捋了上去,露出左手腕口處的月亮形狀的胎記。

“是,是這樣的,就是這樣的。”

這下,換作趙嬤嬤激動了。

當初就是趙嬤嬤從接生婆手裡抱過小公子的,那個胎記,她認得的。

說話間,楚淼已經帶著白芷和白薇退了下去,有些話,該長公主自己說給小豆芽聽,而且,長公主應該也想聽一聽,小豆芽還有……那個男人,這些年的故事。

聽一聽那個男人為了撫養小豆芽,是如何被師門宗主所懲,落得一身傷痛的下場。

聽一聽那個男人的妹妹,在自家兄長病死後,為了養大小豆芽是如何隱姓埋名生活的。

冇錯,小豆芽口中的孃親,並不是他的親孃,而是他的姑姑,之前他口中的妹妹其實也是姑姑的女兒,小豆芽父親死的時候,他已經記事了。

總之,小豆芽的身世經曆,便是重生了一次的楚淼,聽了之後也為之心疼不已。

“小姐,小豆芽真的是?”

白薇到現在還不能忘記,剛剛長公主拉著小豆芽寒暄,隨後看到小豆芽手腕處,便立即失控的模樣。

楚淼點點頭,接過白芷遞來的水,輕抿了一口。

“緣分,還是一件神奇的事情。”

算算上輩子,等到何恩找到臨川山水圖的時候,小豆芽應該早已不在了,當時長公主之所以願意扶持四皇子,想來也是四皇子查到了小豆芽的下落,替他報仇了吧。

還好,她還來得及救下小豆芽,想起剛剛長公主那個模樣,若小豆芽真不在了,那她……下半輩子又該如何原諒的了自己。

風吹樹葉,白雲飄浮。

算著時間,楚淼再次走了進去。

“長公主殿下,這會兒也快到中午了,要不,咱們移步德善堂,臣女祖母已備好了午膳,等您過去。”

該說的都已經說過了,果然,在所有的話都說完後,長公主和小豆芽的眼眶都是通紅的。

小豆芽這會兒還處於發懵的狀態。

小時候他總吵著要孃親,可父親說孃親不在了。後來父親也走了,自己成了孤兒,姑姑心疼他,讓他不要叫姑姑,叫她孃親,這樣彆人就不會笑話他,是冇人要的孩子了。

他不敢相信,原來,除了姑姑,他也是有孃親的。

他孃親還活著。

“淼兒,”長公主拉過楚淼的手,聲音還是哽咽的,“本宮……本宮感謝你,本宮真的……真的太感謝你了,你幫我找到了,本宮最珍貴的東西。”

自古以來,最是無情帝王家。

當初,先皇還活著的時候,她想找,但不敢找,先皇說了,隻要發現了她與孩子見麵,就會毫不留情,讓孩子永遠消失,這是皇家的笑柄,絕不能讓任何人知道。

還好,先皇去了之後,現在的皇上,也是與她關係很好的皇弟,知道她當年的事情,也知道她此生不願再嫁,其實偷偷派人找過小豆芽。

加上她自己,也一直偷偷在找。

隻是那個時候,小豆芽的父親早已不在了,小豆芽與姑姑隱姓埋名去了其他地方,根本找不到下落。

若不是後來的機緣巧合,她這輩子都不知道能不能再見到小豆芽。

“長公主殿下,您言重了,是上天憐您一片愛子之心,所以便將小豆芽送到您麵前了。”

聽到這話,長公主的眼淚又是忍不住落下。

等到情緒終於緩過來的時候,長公主這才說道:“小淼兒,本宮還有一件事情想拜托你。”

看了看小豆芽,長公主的眼裡滿是猶豫和糾結,不知如何開口纔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