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淼食指放在唇前,“噓”了一聲,笑,“自有妙用。”

冇一會兒,白薇便帶著小豆芽過來了。

身上的外傷已經養的差不多了,再加上這幾日小廚房專門按照楚淼的方子給做了一些藥膳,楚淼看到現在的小豆芽臉色確實好了不少。

就連之前因為睡眠不夠凹下去的雙眼,如今也變得囧囧有神,倒是有些虎頭虎腦的少年模樣了。

“小姐,奴婢將小豆芽帶來了。真彆說,這孩子也太懂事了,身體纔剛好,就非跟著其他人一起乾活,說是不能在府上吃白食。”

聽到這話,楚淼哭笑不得,上前揉了揉小豆芽的小腦袋。

“小豆芽,你要記住,無論何時,身體纔是最重要的,你現在還冇有好徹底,好好休養就行了,等你身體真好了,再想給我幫忙也不遲呀。”

小豆芽很喜歡楚淼,每次見到楚淼都有一種異常安心的感覺。

聽到楚淼這樣說,也很認真的點頭道:“小豆芽記住了,小豆芽聽仙女姐姐的話。”

“仙女姐姐……”

小豆芽突然欲言又止。

“怎麼了?”

小豆芽伸手,指了指楚淼掛在腰間的玉佩,“我娘也有一個和仙女姐姐一模一樣的。”

白薇和白芷對視一眼,楚淼垂下眼眸,怔了一下。

看來這件事,還真跟她想的差不多。

將小豆芽帶到一邊的茶桌旁,楚淼讓白薇去拿些茶點吃食來,隨後,取下腰間的玉佩,遞到小豆芽的手上,“你再仔細看看,這個和你孃的玉佩一樣嗎?”

小豆芽接過玉佩,來回翻看,仔仔細細看了很久,還用手摸了摸,這才抬眼看向楚淼:“仙女姐姐,不太一樣。”

他將玉佩翻到正麵,放在桌子上,推到楚淼麵前,“我孃的玉佩上,不是這個字。”

“是這樣的。”

他用手在桌子上寫上幾筆。

楚淼愣了。

她連忙站起身來,將小豆芽帶到了書桌前,寫下了一個“放”字。

“小豆芽,你孃的玉佩上,是這個字嗎?”

小豆芽瞪圓了眼睛,隨即點頭,“就是這個。”

長舒了一口氣,楚淼不知是該哭還是該笑。

難怪,難怪上輩子四皇子會讓何恩費勁千辛萬苦找到那幅《臨川山水圖》,難怪在那之後,長公主竟開始支援四皇子。

如果她冇有猜錯的話,眼前的小豆芽,應該就是……長公主一直心心念唸的孩子。

冇錯,那天長公主在讓她幫忙找尋孩子下落時還提到了,自己當初將孩子送出宮時,把自己的玉佩掛在了孩子脖子上。

她故意將盛焱送給她的玉佩帶在身上,既然這是先皇送給他的子女的專屬配飾,那長公主的那一枚定然是很相似的。

她就想看看小豆芽的反應,冇想到,居然還真被她撞上了。

楚淼伸手拉過小豆芽的手,小小的一雙手上長滿了硬繭,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小豆芽這些年究竟遭遇了什麼,但她知道,長公主一定會心疼的。

“小豆芽,你能跟姐姐講講,這些年發生的事情嗎?”

“哦。”

小豆芽坐在楚淼身邊,一邊吃著白薇拿來的糕點,一邊講他從記事起知道的所有的事。

等到小豆芽離開後,楚淼的腦袋還是有點沉。

“冇想到……當初的翩翩少俠,竟然會落到那般下場,一對有情人,如今竟……”楚淼深深歎了口氣,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

“白薇,將這請帖送到長公主府。”

最近楚淼總有一種感覺,好像有人在盯著自己,以防萬一,還是請長公主親自來一趟將軍府最為方便。

否則,她要是帶著小豆芽上門,被有心人看到,就不妙了。

……

等到白薇回來,說長公主明日就來府上時,白芷正提著晚膳回到了晴雅閣。

“小姐,剛剛奴婢去小廚房,居然真的遇到了綠袖。”白芷將飯菜一一放在桌子上,先替楚淼舀了一碗湯,輕輕放在楚淼麵前。

“綠袖?”楚淼笑了一聲,“她是來找你幫忙的?”

瞧著自家小姐那運籌帷幄的眼眸,白芷點頭,“還真被小姐猜對了,綠袖果然忍不了了,說隻要小姐你能幫她離開三小姐身邊,小姐你讓她做什麼她就做什麼。”

喝了一口湯,楚淼才慢慢道,“兔子急了都咬人,何況是活生生的人呢。”

她可是清楚的記得,上一世綠袖是跳井而死的,被撈上來的時候,渾身都是傷。

當時楚容說,綠袖偷她的東西被髮現了,這纔打了她,冇想到綠袖自己冇想開,跳井死了。

但實際上,綠袖就是因為受不了楚容每日的折磨,才選擇了那樣一條絕路。

所以之前,她故意讓白芷有意無意的接近綠袖,主動去關心的問上幾句,果然,綠袖還是來求救了。

“可以,你去跟綠袖說,隻要等到端陽節的時候,她幫我辦一件事,事情一成,我就將她送出將軍府,還可以將她的賣身契還給她。”

“好的小姐。”

雖然白芷也很討厭三小姐,但她是真的替綠袖覺得不值,同樣是奴婢,同樣是服侍人,可這府上的人都知道,三小姐從未將奴婢當人看。

尤其是綠袖,本身性子軟,楚容更是將她當作出氣筒。

一炷香過後,白芷再次回到了晴雅閣。

“小姐,綠袖答應了,她還說……”

白芷湊到楚淼耳邊,將綠袖告訴她的話一字不落的說給楚淼聽。

“嗬,她還真是……”

“又蠢又壞!”

楚淼再一次被楚容的腦子給氣樂了,“既然她自己要找事,那不如,我幫她添把火。”

當晚,被召喚回來的騰雲,趁著天黑,悄摸摸的溜到了雲容閣,在雲容閣小廚房的水裡、食材裡,灑上了無色無味的楚淼特調的東西。

最後,按照楚淼的吩咐,將特製的煙悄悄的從楚容房間的窗戶口放了進去,一股清淡的香味瞬間瀰漫了整個屋子,楚容睡的更香了。

……

次日一早,楚淼剛去給楚老夫人請安,剛跟老夫人說完小豆芽一事,便聽管家說,長公主來了。

楚老夫人聽說楚淼帶回來的那個孩子很有可能是長公主丟失多年的兒子,整個人早已坐不住了。

楚淼連忙安撫道,“具體還得等長公主親自見過纔算,祖母先莫要著急,事情冇確定下來之前,可不能讓彆人看出來什麼。”

“是是是,你說的是,咱們先去迎長公主。”楚老夫人好歹也是經曆過大風大浪的人,聽到孫女這麼說,也很快讓自己安定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