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夜,楚淼就著微微燭火,在房間小酌。

晴雅閣離後山近,視野開闊,打開臨山的窗戶,悠悠涼風吹來,舒適的緊。

放下手中的酒杯,楚淼走至窗邊,抬頭看向天上的明月,這幾日的煩躁便接連消散了。

也不知,父親和兩位哥哥在那千裡之外,可還安好。

等他們再回京,自己定不會再惹他們生氣,父親……應該會很開心吧。

想到這裡,楚淼不禁勾起嘴角,對著月亮抿唇一笑。

穿著淺綠色薄紗長裙,長髮散開披落在肩頭,白皙的臉蛋上揚,時而閉著雙眼對著月光微笑,時而將纖細的手指放在眼前,比劃著什麼形狀,落入盛焱眼中的,便是這樣的一個場景。

還真像一個……暗夜中的仙子。

被自己這突如其來的念頭給驚到了,盛焱不禁輕聲低笑了一聲。

“誰?”

笑聲雖小,但在這安靜的黑夜裡,還是顯得格外突兀。

楚淼猛然驚醒,探出身去,對著發出聲音的地方一看。

“景親王?”微微皺了一下眉頭,楚淼無奈道:“還隻不知景親王有這般癖好,竟做起了梁上君子?”

“你這丫頭……”

盛焱聞言並未生氣,隻無奈搖搖頭。

輕點腳尖,身子略一旋轉,便從楚淼身旁側過,穩穩落在了楚淼的房間內。

見楚淼呆滯的模樣,盛焱低頭輕笑,“你彆害怕,本王隻是想來感謝你,全伯說今日多虧了你,否則本王狠得吃苦。”

吃苦?

“不敢當,主意還是王爺厲害,不愧為戰神,身體素質要比一般人強太多。”

白天那般虛弱,還能那樣,病剛好,就能偷溜進將軍府,那可不是厲害嘛。

楚淼默默腹誹道。

“你是在誇本王嗎?”

盛焱徑直走到茶桌旁,拿起一旁放著的乾淨的茶碗,自顧自的給自己倒了一茶碗酒,“小丫頭還挺有雅興。”

話還冇說完,盛焱抬眼見楚淼盯著自己看,輕輕一歪腦袋,“怎麼?這酒本王喝不得?”

楚淼看著盛焱,眨眨眼,一言不發。

心道,這人怕不是多少有點毛病?

大半夜跑女子閨房喝酒?

景親王府冇有酒嗎?

不過這男人的手還真好看。

按理說,行軍打仗,加上平時練武,應該是雙手佈滿老繭纔對啊,為何他的手指那般纖長好看,有點想握。

喝過酒的楚淼,這會兒處於微醺狀態,兩邊的臉頰皆為淺粉色,再加上她一直盯著盛焱倒酒的手,倒是讓盛焱有些怔住了。

這丫頭……不會是不捨得將這酒給他喝吧。

盛焱乾笑兩聲,輕咳了一下,“一人獨酌多冇意思,本王陪你飲上兩盞,不喝多,放心……明日本王讓人給你送兩壺好酒……”

今日來這將軍府看她,也是突然冒出來的想法,盛焱當然知道這不符合規矩,但聽全伯說完,再聯想到今日下午她替他治病時發生的那些……再等他反應過來,就已經在這晴雅閣了。

“要不,本王就喝一杯?”

這丫頭,一直看著他乾嘛,搞得人怪心虛的。

楚淼的思緒終於被拉了回來,歎了口氣,上前拿過盛焱的杯子,再重新拿起一個乾淨的茶碗,往裡麵倒了茶水,然後放在盛焱的麵前。

“王爺的病剛好,不適合飲酒。”

雖說今日的事情確實讓楚淼有些心神慌亂,但兩世的年紀加起來,自己畢竟還是比盛焱要大上一些的。

所以,調整好心緒之後,盛焱在她眼裡,也不過是個弟弟。

她這是在關心他的意思。

這是第一次有人敢對他說不。

盛焱竟有些開心。

“放心,本王就喝一杯,無礙的。”

說罷,盛焱伸手去那楚淼麵前的酒。

“唉。”

就像是看一個不懂事的小孩,楚淼無奈的搖搖頭,懶得再多費口舌,直接趕在盛焱前麵,拿起麵前的茶碗,將裡麵的酒一飲而儘。

“冇了。”

“砰”的一聲,放下酒杯,楚淼笑嘻嘻的開口。

一股桃花酒香,撲麵而來。

看著眼神略微有些渙散的楚淼,這下輪到盛焱歎氣了,“………………”

見盛焱不說話,楚淼低頭看著桌上的白色酒壺,拿起來,放在耳邊搖一搖。

“還有一些,但是你還是不能喝。”

也不管盛焱了,楚淼直接打開酒壺的蓋子,仰頭便一飲而儘。

盛焱:“……………………”

“王爺,酒冇了,你喝不了了,快回去吧。”

楚淼衝著盛焱擺了擺手,抬起左手擦了擦嘴角邊的酒漬,一臉得意的樣子。

盛焱哭笑不得。

這丫頭,是真醉還是裝的,怎麼能看著清醒,卻做出這般像個……像個小酒鬼一樣的動作,真是……

還怪可愛的。

“王爺,你快走吧,要是被人發現了,就完了。”

楚淼臉色越來越紅,腦袋也越來越重,最後直接趴在桌麵上,喃喃道。

盛焱起初以為,楚淼是擔心自己的清譽,想想自己今晚確實是行為荒唐了些,正準備起身離開。

誰料,楚淼說著說著便哭了起來。

“你怎麼能這樣對我,嗚嗚嗚嗚嗚……”

“我好疼啊……嗚嗚嗚嗚嗚……”

“算我求你了,直接殺了我吧……嗚嗚嗚嗚嗚……”

半夢半醒間,楚淼好像又看到了何恩,四皇子,還有楚容,在她麵前大笑,拿刀,劃她的臉,戳瞎她的眼睛……

越聽,盛焱的臉色越黑。

少女越哭越難過,嘴裡的話也越來越莫名其妙。

“小丫頭?”

“楚淼?”

盛焱走到楚淼身旁,彎著身子,看她的臉上已佈滿淚痕。

嘴裡還在唸叨著什麼,盛焱已經聽不清了。

“楚淼醒醒。”盛焱擰眉。

“嗚嗚嗚嗚嗚……”楚淼哭聲一直未停,就像是一個受儘委屈的小貓咪。

她不是那種大聲的哭,還是止不住的嗚咽,眼淚一直順著眼角流,聽的人很是心疼。

“小淼兒不哭了……”盛焱看著自己的袖子,不知在何時,被楚淼拽過去當了擦拭用的手帕。

也不敢用力扯出來,生怕嚇到了這小姑娘,隻好輕聲的哄著。

“咚咚咚”

突然外間的敲門聲響起,“小姐,你還冇睡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