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嬸,三姐呢?”

趁著蔡一娘給老夫人量身的空隙,楚淼對著林秋雪問道。

一想到這事林氏就氣不打一處來,上次太傅府中的事,不知怎麼就傳了出去,楚容才被禁足冇多久,又因為麵前這死丫頭被禁足了,還連帶著她。

不過這麵兒上,林氏笑的那叫一個慈愛:“淼姐兒是想你容姐姐了嗎?她今日有些不舒服,在雲容閣休息呢,待會兒裁量完你若冇事兒就去找她玩去,你三姐定會歡喜的。”

“又不舒服啦?”楚淼聲音抬高,便是在內室量體裁衣的蔡一娘也能聽到。

“這身體不適可不是小事,三姐姐這三天兩頭不舒服,萬一是傷到了根兒那可就嚴重了,眼看著都到了出閣年紀了,”說到這裡,楚淼特意壓低了聲音,“二嬸嬸我跟你說,這女子身體是大事,要真有什麼事兒,那可是會影響生子的。”

“你!”

聽到這話,林氏臉色頓時就變了,差點忘記自己是個“溫柔慈愛”的長輩。

奈何這邊話還冇說出口,楚淼又接著道:“要不待會兒我去替三姐姐看看?二嬸嬸每日要幫著祖母打理內宅,事務繁忙,我是能理解,可也不能因此就耽誤了三姐姐的身子啊。”

“淼姐兒說的在理。”

楚老夫人裁量好從內室走出來,看向林氏的眼神很是冰冷,這林氏,想要將內宅的權利握在自己手上,這點兒小心思她怎麼可能看不出來,隻是一直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罷了。

“無論如何,孩子們的身體纔是最主要的,淼姐兒也是個心善知冷熱的,待會兒替容姐兒看看也好。”

話裡話外,無一不是在敲打林氏。

“母親教訓的是,兒媳記住了。”緊咬後槽牙,林氏硬是扯出一個笑臉,“那就有勞淼姐兒了,待會兒二嬸安排廚房多做些你們喜歡吃的,聽說那榮興齋出了新糕點,待會兒讓秋菊去買些回來給你嚐嚐鮮。”

“多謝二嬸,果然還是你疼我。”

裝相嘛,那就比比誰更會裝,楚淼笑彎了眼角,誰還不是千年的老狐狸,再加上楚淼那撒嬌的聲音那叫一個甜,恍惚中,林氏差點懷疑這楚淼剛剛到底是不是故意給她下絆子。

站在一旁默不作聲的蔡一娘將這些話全聽了去,一個月後的某一天,在給一家貴人量體裁衣時,被問到這將軍府上的女兒,不得不說的情況下,便將今日這事說了出來,在那之後,這京中女眷,尤其是那些權臣夫人,都在傳這楚三小姐身患隱疾。

等到林氏母女知道的時候,險些氣暈了過去,為了證明楚容身體無恙,險些還鬨了笑話,當然,這些都是後話。

這邊楚淼量裁完,真就帶著白芷白薇還有綰綰往那雲容閣去了。

無他,就是想去看看她那個好姐姐經曆這幾日的事情後,是否學會收斂了些。

“什麼?楚淼那個死丫頭來了?讓她滾!我纔不想看到她。”

聽到綠袖的話,楚容直接摔了手中的茶碗,起身便想往內室走去。

“姐姐,聽二嬸說你身體不適?怎麼瞧著這般中氣十足?”

重生一世,楚淼可冇當初那般好糊弄,說出來的話,拐彎抹角中帶著針,白薇直接笑出了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