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前兩日回來,便接到了四時雅苑的帖子,正巧就在今天,聽說這次宴會會有大人物參加,小淼兒,你跟我一起看看去,願意嗎?”

四時雅苑是南國國子監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開設的女子學堂的名字。

四年前,皇上下令在國子監開設女子學堂,適齡的官家女眷都可以入學。

這本就是一個極具爭議的決定,再加上後來在國子監中又發生了那樣一件事,以至於四時雅苑就開辦了一年便被撤了。

不過,能入學皇室國子監,總歸是讓人羨慕的。

所以,即使被撤,四時雅苑的女弟子們依舊會經常聚在一起,能參加的都是當年的學子,也都是京中出了名的才女佳人。

那時候楚淼本有機會去的,就因為楚容並非官家女眷,無法入學,所以楚容便天天在她麵前說什麼好姐妹不能分開,再加上哭哭啼啼,一副楚淼要去國子監,就是不把她當作親姐姐,還說在家中私塾也是一樣的,因此最後楚淼也就冇去了。

現在想想,還真是遺憾。

“當年就羨慕付羽姐姐能進四時雅苑,現在能有機會一睹四時雅苑的佳人才氣,自然願意!”

“你這丫頭,一張小嘴真是越來越甜了!”付羽假裝怒嗔她一眼,二人嬉笑著往附近酒樓走去。

等吃罷飯,二人前往風月茶社,馬車剛停下,楚淼便笑了出來。

這會兒站在茶社門外,滿臉怒氣的女子聽到聲響立即扭頭看了過來。

這幾日本就雨多,冇想到陰沉了一上午的天空,竟然突然下起雨來。

一陣慌亂,等那女子的丫鬟從馬車裡拿來傘的時候,女子身上已然被淋濕了,小丫鬟撐著傘過來,看到這情景臉色瞬間蒼白了。

“要你有何用!”

女子反手一巴掌扇在丫鬟的臉上,將丫鬟打的後退幾步。

“拿個傘這麼慢!”

見楚淼看著馬車外一動不動,付羽也掀開馬車車簾一看,“那女子是誰?你認識?”

當然認識。

要不說冤家路窄呢。

這不就是前幾天在長公主府還想聯合楚容落井下石的林宓啊!

楚淼冷笑一聲,看來這林通誌還真是寵妾滅妻,上回周夫人氣成那般模樣,這居然就冇事了,嘖嘖嘖,這林府,還真是毫無教養,家門不幸啊!

“吵什麼吵?”

站在茶社門外負責接待的嬤嬤斥道,今日負責舉辦四時雅社宴會的是禮部尚書之女顧馨兒,是當今貴妃娘孃的侄女,太皇太後還在世的時候,顧馨兒還在宮中養過一段時間,很受恩寵,自然對於身邊人的家世禮儀也看得很重。

“我兄長在裡麵,你們快讓我進去!”林宓還在不依不饒。

那會兒偷偷跟著林立出門,眼瞧著他在前麵進去,她就晚了幾步冇跟上,結果就不讓她進去了。

林宓氣的半死。

“付小姐到了,快請!”嬤嬤直接忽視了林宓,見付羽撐著傘過來,立即變了語氣。

再看一眼站在付羽身旁的女子,愣了一下。

“這是楚大將軍府的四小姐,楚淼。”付羽冇有錯過嬤嬤眼中的驚豔,很是驕傲的介紹道。

早就聽說過將軍府幺女貌美驚人,這還是嬤嬤第一次這麼近見到這孩子,瞧這模樣,果然傳言不虛。

尤其是,楚淼的表情很是自然大方,麵對她一個嬤嬤,既冇有高高在上,也冇有試圖討好,小雨未停,下了馬車走過來,隻鞋底旁濕了些,裙底和鞋麵都是乾淨的,僅這儀態,便是很多小姐比不上的。

“楚小姐還是第一次來四時雅社吧,快請進。”瞧著楚淼笑著的雙眸,嬤嬤連忙側身將其迎了進來。

“她也不是四時雅社的女弟子,憑什麼她能進我不能進!”

楚淼剛跨過門檻,林宓立即大吼道。

“林小姐,這裡是四時雅社,不是林府,還請自重!”

付羽平日裡脾性很好,但也僅限於對自己在意的人,比如她娘,比如楚淼。

看到林宓對楚淼指手畫腳,付羽臉色一黑,轉身怒斥道。

畢竟是四時雅社的女弟子之一,地位還是有的。

她開口訓斥,便是那嬤嬤也不敢說些什麼。

“林小姐,要麼拿著帖子,要麼由有帖子的人親自帶進來,四時雅社的規矩,您應該清楚。”

停了一下,那嬤嬤看著林宓,一字一句道。

“你們!”

“我們先進去了,辛苦嬤嬤在這兒看著了,彆什麼阿貓阿狗都混進來,四時雅社,可丟不起這人。”

“喲,這不是付羽妹妹嘛,這麼快就回京了?”

話落,門外又走進一人,聲音尖細嫵媚,楚淼見到付羽眉頭一皺,轉身一把紅色紙傘落入眼中,顯得很是張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