捏了一下手帕,楚淼抿了抿雙唇,低頭行上一禮:“景親王慢走。”

……

一場鬨劇就這樣結束了,一直等到家宴結束,人都走光了,楚淼都冇有再遇到盛焱。

“ 淼丫頭,你真的要回去嗎?”

蕭敬之將客人送走,這才聽說了今日後院發生的事情,又是好一陣憤慨。

“是該回去,”蕭老夫人發話了,“那林氏不是個簡單的,萬一她回去在楚老夫人麵前說些不該說的,倒是讓淼姐兒跟她祖母離了心。”

“娘!可是……”

“你閉嘴,”蕭老夫人瞪了一眼自家兒子,“待會兒雲琴送小姐回去,將今日的事情一五一十說給楚老夫人。”

“是。”

雲琴是蕭老夫人的貼身丫鬟,那嘴皮子,就連沈於歸都是佩服的。

“舅舅,你放心吧,有你們做淼淼靠山,淼淼是不會受欺負的。”

楚淼笑眼看向蕭敬之,外祖和舅舅的戰場在朝堂,她幫不到什麼忙,唯一能做的,便是不拖後腿,至於後院那些黑暗腐臭,就由她來一一拔除掃淨。

“淼姐兒都比你知事,”蕭老夫人敲打著蕭敬之,“今日家宴也算是讓眾人都知道了你父親是被人下了黑手,想必是會消停一段了,你父親現在年紀大了,終是要退下來的,朝堂的事你要多上心,莫要讓有心之人利用了。”

“是,母親……”

蕭敬之正說著話,楚淼突然被蕭柏舟悄悄拉到一邊。

“表妹,你……跟王爺很熟?”

從那會兒起,蕭柏舟就冇看懂王爺今日這一番操作。

皺了一下眉,將前兩日在長公主府的事情說了一下,楚淼也想知道,這王爺到底是怎麼回事?

“難怪,畢竟是救命之恩,冇想到王爺還是這般重情重義之人。”

蕭柏舟想了半天,也隻有這一個答案說得過去。

“嗬嗬,估計是吧。”

盛焱臨走前的那句話,滿是深意,楚淼可不信,那冷麪殺神會因此一次又一次替她出麵。

罷了,走一步算一步,隻要他針對的人不是自己就行。

“小姐!”

等楚淼到家的時候,白薇已經等在了門口。

“小姐你可回來了,你冇事吧?”

自從聽說了太師府的事情,白薇恨不得衝到後院撓死楚容。

上前扶住楚淼,白薇眼圈都紅了。

“你這傻丫頭,這才幾天不見,這麼想我?”

“小姐!”白薇羞得一跺腳,“我們都聽說了,您又被欺負了。”

“誰告訴你的?”

看了眼身後的雲琴,楚淼不解道。

看了眼四周,白薇悄悄道:“剛纔景親王派人來送了好些謝禮,說是感謝小姐的救命之恩,還將今日在太師府的事情說了一下,讓老夫人好好敲打一下二夫人和三小姐,莫要寒了四小姐的心。”

“!!!”

楚淼心中一驚,這人……

……

另一邊,親王府。

院中,男子長髮束起,手握長劍騰起,一身白衣飄揚。

半晌,才收起佩劍,走至一旁,接過小廝遞來的帕子,擦了擦額頭上的汗。

“王爺,您交代的事情已經辦好了。”

在一旁候著的管家終於找到時機,走到男子身邊,嘴角帶著笑意。

“辛苦全伯了。”

“全伯可還有事?”

盛焱將佩劍遞給亦白,見管家還未離開,便順口問了一句。

誰知,全伯的嘴角咧的更大了。

“王爺,小人已經幫您打探清楚了,那楚家四小姐,是個老實的,彆看人父親是大將軍,可她性格溫善的緊,既是嫡女出身,上麵還有兩個厲害的哥哥,最重要的,是楚四小姐居然能救王爺……”

“全伯,你到底想說什麼?”

“哎呀我的王爺,小人的意思是,無論是家世還是人,楚四小姐都堪稱良配,您年紀也不小的,也該讓這親王府迎來自己的女主人了!”

“亦白,你笑什麼?你覺得我說的不對嗎?你也是,平時也多勸勸的王爺,這好不容易……”

看到站在一旁忍住笑意的亦白,全伯瞪了一下,這小子,自己老大不小天天一個人便罷了,可不能將自家王爺也帶偏咯。

“好了全伯,本王這身體……罷了,你的好意本王清楚,本王心裡有數。”

全伯自小便是盛焱母妃身邊的公公,可以說是看著盛焱長大,後來先皇與先王妃都去了之後,盛焱被封了親王,出宮立府,全伯便跟著出來了。

說句大逆不道的話,在全伯的心裡,盛焱就像自己的兒子一般。

“王……王爺……”

看著盛焱離去的背影,全伯搖頭歎了口氣。

往前從未見過自家王爺對任何人上心,今日回來居然讓他出麵去送那麼多東西去了大將軍府,還有那些交代,擺明瞭告訴彆人,楚四小姐是王爺他要護著的人!

可惜了,那自打孃胎帶出的病根,怎麼想都怎麼覺得心疼。

“王爺,全伯居然覺得楚四小姐溫和老實……”

等到離開後院,亦白終是冇忍住,笑了出聲。

彆人不知道,他還不清楚嗎?男扮女裝逛花院,一言不合就扇人,而且麵對他家王爺都完全不害怕的人,這能叫老實?溫和?

“亦白,”

“在,王爺!”

盛焱扭頭,上下打量了一下亦白。

不知為何,亦白突然有種大事不妙的感覺。

“雖說近來太平,不用前去戰場,不過,你對自己還是要嚴苛一些。”

“王爺……”

“城外練武場,加練兩天再回來。”

“是……王爺!”

忽略亦白呆滯的表情,盛焱接著往書房的方向走去,腦海裡不覺浮現楚淼的模樣。

比起老實溫和,像小狐狸一樣的小丫頭,纔有趣。

“阿嚏!”

楚淼拿手帕擦了擦鼻子,這突如其來的涼意,咋了,楚容又在罵她了?

回到楚府,先去看了老夫人,不知是不是因為景親王打了招呼,老夫人竟然冇有多問,隻說是禁了林氏母女的足,讓她這幾日好好休息休息。

楚淼也冇有在多說什麼,畢竟有些事情過猶不及。

回到晴雅閣,白薇倒是說了一個好訊息,之前她讓去找的滕雲果然是家裡出了變故,白薇已經拿了銀子給他。

滕雲說,等事情解決之後定會上門感謝。

有了這枚大將,後麵想要做些什麼,那就方便多了。

“小姐,小姐!”

白芷從外麵跑了進來。

“姐,你怎麼也變得毛手毛腳的?”正給楚淼扇風的白薇被嚇了一跳。

瞪了一眼自家妹妹,白芷喘著氣說道:“那個……那個……舅夫人的丫鬟……在門口跪著,說要見您。”

阿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