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祖,是淼淼來了。”

握住蕭老太傅的手,楚淼趁機把了下脈,果然,有輕微中毒跡象,雖然暫時問題不是很大,但若是日積月累……楚淼心下一沉,看來上一世外祖突然離世果然有蹊蹺。

“淼淼,你外祖?”

“放心吧,外祖母,想必是外祖近日太累了,病來如山倒,這才過於虛弱。”

能給蕭老太傅下毒,而且完全不被髮現,想必下毒之人平日裡隱藏的很好,楚淼不打算直接說出來,以免打草驚蛇。

“那就好,於歸,你去讓人準備晚宴,等敬之回來,咱們一家人好好聚一聚。”

“是,母親。”

等到沈於歸帶著丫鬟出去,楚淼看了看房間裡的其他下人,也開口道:“你們都先下去吧,我想跟外祖、外祖母單獨說說話。”

“白芷,綰綰,你們在門口守著,冇有我的允許不要讓旁人來打擾我們。”

“是,小姐。”

其他人見老夫人也點點頭,也都徐徐退出房間。

“怎麼了淼淼,可是你外祖這病?”

房間門關上之後,蕭老夫人見到楚淼這反應,心下一緊,小聲開口問道。

楚淼暫未開口,從腰間拿出特製的銀針圍墊,這是上一世學醫之後便養成的習慣,隨身攜帶這些銀針,關鍵時刻除了可以救人,說不定還能保命。

見到楚淼熟練的將銀針紮在蕭老太傅的手上,頭上,臉上,蕭老夫人倒吸一口涼氣。

那會兒聽楚老夫人說淼淼現在醫術了得她還冇放在心上,這會兒光看著幾個動作,蕭老夫人想說些什麼又不敢輕易說些什麼,生怕影響到她。

等到楚淼將銀針全都一一拔下,未過兩息,便聽到蕭老太傅猛然瞪大雙眼,隨後“yue”的一聲,側身趴在床榻邊開始嘔吐,隨著一堆青黑色的不明液體全都吐完,楚淼拿起手帕,一邊將蕭老太傅扶起靠在床榻之上,一邊幫蕭老太傅擦去嘴邊的汙物。

“呼~可算是不堵了。”

蕭老太傅開口感歎道,雖說看起來還有些虛弱,不過臉色已經開始迴轉,之前的蒼白之色慢慢變得紅潤。

“老頭子,你……你這是冇事兒了?”

蕭老夫人的一顆心也是從驚到喜,看著地上那灘汙穢之物,再看看蕭老太傅,很是有些不可置信。

“我這麼厲害能有啥事,隻是這幾日一直都覺得心裡不舒服罷了,尤其是今日,總堵得慌,吃過早膳冇一會兒,連站著的力氣都冇有了,”蕭老太傅握了握雙手,“這會兒覺得神清氣爽,這手又有力氣寫文章了!”

看到蕭老太傅在外祖母麵前神氣的模樣,連嘴邊的鬍子都一翹一翹的,楚淼忍不住笑出聲來。

“哎喲外祖的乖孫,你什麼時候學的醫術,竟這般厲害?”

在自家老太婆麵前嘚瑟完,蕭老太傅寵溺地看著眼前的楚淼。

將之前說給楚老夫人的說法稍微換了一下,蕭老太傅便也冇再多問,隻感歎道:“勿以善小而不為,這是你的機緣,女子有一技傍身是你的福氣,更是家裡人的福氣。”

“淼淼,你外祖究竟是何病症?”

雖然蕭老太傅肉眼可見的好了起來,蕭老夫人還是不放心。

“外祖母,外祖他……並非生病,而是中毒。”

楚淼走到一旁的茶桌上,打開香爐,拿起茶水澆滅還在燃燒的熏香。

伸出手指捏起一些香灰細撚之後,放在鼻下聞了聞,“這香裡摻雜了屍蟲散,單聞這香,倒無什麼害處,可一旦吃了發物,這香就會轉成毒吸噬胸前血,讓人胸悶無力,頭腦暈脹,連大夫都很難輕易發現,直等到日積月累,心脈枯竭而死。”

蕭老夫人一下子癱軟在床榻上,握住蕭老太傅的手,嚇得半天冇有說話。

“這……”

二人雙目相對,這太傅府素來乾淨,連一般人家都有的小妾什麼的都冇有,家裡也隻有一個獨子,更彆提兄弟鬩牆,怎麼會在自己的府中遭遇如此毒手?

難道是?

想到近期朝中動盪,某些皇子蠢蠢欲動,蕭老太傅作為曾經的帝師,和現在太子的老師,根本不會去搭理那些想要妄自站隊之人。

“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蕭老太傅摸了摸鬍子,“還好淼兒發現的早,否則老夫這條命,倒是不明不白給交代了,堂堂一代大儒就此落幕,未免太可惜了。”

“你這老頭子!”蕭老夫人被氣笑,知道蕭老太傅是看她擔心故意逗她。

“外祖,外祖母,”楚淼擦乾手,“不管幕後之人是誰,有一點可以確定,咱們這府上有叛徒。”

敢對蕭老太傅動手,不是其他人,四皇子那張臉從楚淼腦海裡劃過,現在冇有證據,她不能做些什麼,但是找出太傅府上的叛徒,事不宜遲。

……

等到楚淼扶著蕭老夫人從房間出來的時候,便看到蕭敬之匆匆趕過來,大嗓門老遠就在喊:“淼丫頭,你冇事兒吧?!”

“小點聲,你父親還在休息呢!”

蕭老夫人眼一瞪,蕭敬之立即抿了抿唇。

“淼丫頭,是不是你爹他們不在府上那些人欺負你?舅舅剛聽你舅母說了,楚容那臭丫頭居然敢當著那麼多人的麵誣衊你,也不看看她什麼身份,你實話告訴舅舅,她平時怎麼欺負你的,舅舅讓你表哥去削她!”

“舅舅!我冇事。”

楚淼真是,又感動又好笑,她這個舅舅也太勇了吧,明明是個文官,怎麼開口就是要動手削人。

“蕭敬之,你好歹也是狀元出身,你兒子但凡爭點氣你都是能當爺爺的人了,怎麼張口閉口削人,你信不信你爹聽到了要削你!”蕭老夫人也是無奈搖頭,她這個兒子,也不知道是隨誰了。

“母親,淼丫頭可是咱們蕭家的獨苗苗,寶貝著呢,誰都不能欺負她!”

話音落,剛從月門踏進院子的蕭柏舟脖子縮了縮,這……好吧,他這個兒子嘛,向來都不值錢。

“放心吧舅舅,要是有人欺負我,我就回來告狀!”

“對,還是淼丫頭聰明,有悟性!不愧是咱們蕭家的女兒!”蕭敬之摸了摸楚淼的腦袋,一臉驕傲的點點頭。

蕭柏舟:……已經到了無腦硬誇的程度了嗎?好吧,誰讓他是兒子呢,活該被他爹嫌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