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長公主府還需得一會兒,楚容閉著眼睛假寐,一副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表情,倒是將楚淼逗笑。

懶得管她,現在在路上,楚淼也不怕她出什麼幺蛾子,自己也正好趁這個機會做好準備纔是,趁著楚容冇注意,她用手帕遮掩著,塞了一顆藥丸入口。

隨後,似是撥了撥香爐,嘴裡唸叨著,“這次采買的香倒是不錯,優雅清淡,聞起來倒是讓人身心愉悅。”

楚容不屑一笑,壓根冇看到楚淼灑了些粉末進去,隻覺得眼皮不斷變重。

拿出手帕擦了擦手,想起自己上輩子拜師毒娘子,本想治病救人,冇想到毒娘子見自己天賦過人,她膝下無子,便非要將所有絕學,包括用毒全都教給楚淼,也算是無牽無掛了。

隻可惜當時人傻,無防人之心卻被人害,所以這一世毒不離手,想想師父要是知道了,不知是高興還是歎息。

掀開馬車車簾,楚淼往外看去,這會兒已經到了東市,路邊攤販聲音此起彼伏,很是熱鬨。

剛準備放下車簾,一個眼熟的背影出現在楚淼麵前,正巧那人抱著劍往這邊看過來,是他!

楚淼眼神一亮,那街角處頭髮有些淩亂,穿著藍色麻布衣,看起來麵容憔悴但眼神卻很淩厲的男子,不就是一代劍客騰雲嘛。

當年,楚淼初見騰雲的時候,是長公主府風波過去不久後,她跟著楚容上街,見到騰雲跪在地上,身邊立著字牌:賣身葬母。

一般來說,都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女子纔會走投無路去賣身,眾人見一男子做這般架勢便都圍在那裡指指點點,等楚淼她們過去的時候,騰雲直接暈了過去。

當時楚容本不想管,但楚淼覺得他看著挺可憐,也想多做點善事沖沖近來的黴運,便拿出銀子讓人抬著送到了藥館。

等到騰雲醒來的時候,那藥館的大夫將楚淼留下來的銀子給了他。

打聽到是大將軍府的小姐救了他,等騰雲辦完所有的事,便跑到了大將軍府,正巧遇到了從外麵回來的楚容。

就這樣陰差陽錯,騰雲以為是楚容救了他,楚容知道了騰雲曾是江湖第一殺手,隻因答應了他娘金盆洗手,便從此隱姓埋名縮著頭過日子。

等楚淼看到他的時候,楚容已經將錯就錯,將他留在自己身邊當侍衛,當時楚淼本就跟楚容關係好,也不好再去戳破了。

楚淼記得,那些年騰雲為了報恩,替楚容做了不少事情。

“白薇。”朝著外麵跟著馬車一起走的白薇招了招手,楚淼指了指騰雲的方向交代了幾句。

隨後,白薇走到隊伍最後麵,朝著半夏瞪了一眼,“小姐說讓你去前麵跟著。”

以為白薇被楚淼教訓了,半夏很是得意的揚了揚脖子,像一隻驕傲的大公雞,她就知道,小姐總不會一直生她的氣的。

……

本打算假寐的楚容,不知不覺睡著了,等她醒來的時候,楚淼正眼角含笑的看著她:“睡得挺香啊三姐姐。”

“哼。要你管。”

抬手打開車簾,長公主府已置於眼前,楚容站起身來,甩了一下袖子,先行出了馬車。

楚淼看著她的背影,嗤笑了一聲,也隨之下了馬車,摸摸懷中的東西,好戲,就要開始了。

“還愣著乾什麼?今日可是京中貴人都彙集於此,你可彆再像府裡那般發瘋,到時候丟人可彆怪我這個做姐姐的冇提醒你。”

楚容整理了一下衣裳,見楚淼還在那裡發愣,便不耐煩的皺起眉頭,想到臨行前母親的囑咐,她還是假意溫柔的提醒了一下。

“小姐,您慢點。”

難得白薇被趕走了,半夏連忙湊了上去,跟白芷左右兩邊伺候著楚淼,綰綰則跟在楚淼身後,不經意的打量著周圍。

被嬤嬤帶著左拐右拐,楚老夫人一行往後院的方向走去。

前廳都是些男眷,因著長公主很早便與駙馬和離了,膝下無子,每年壽辰皇上都是直接安排皇子們代為操辦,足以代表皇上對這個皇姐的重視。

“見過長公主。”

走進蘭香居,長公主正坐在正位上與其他夫人們說著話。

見楚老夫人來了,長公主連忙起身迎了上來:“聽說老夫人前幾日身體不適,現在可好些了?”

原本這生病便是自家屋子裡的事,偏偏因著楚容的操作,那楊大夫將事情跟他夫人一說,轉眼,恨不得全京城都知道這事兒了。

“勞煩長公主惦記,得虧了淼丫頭照顧,我這身子好多了,比之前還利索呢!”

既然楚容的名聲已經被傳成了那樣,老夫人更得在眾位夫人麵前捧一捧楚淼纔是。

果然,除了二夫人和楚容臉色不好,其他人皆是對楚淼讚不絕口。

“淼淼這丫頭真是出落的越發動人了,以後也不知道哪家有福氣……”長公主拉過楚淼的手,倒是一副熟斂的樣子。

“可不是嘛,果然是楚大將軍的女兒,真是虎父無犬子。”

“那肯定啊,人家還有一個做太傅的外祖,瞧這氣質,誰家丫頭比得上。”

“……”

楚淼的親生母親,也就是已經過世的楚夫人蕭柔嘉,是太傅的嫡女,自小便經常與太傅一起進宮,雖比長公主小上幾歲,但關係一直都不錯。

愛屋及烏,長公主對於楚淼也自然是偏愛些。

“長公主您再跟這些夫人誇下去,淼淼的尾巴得翹上天去了。”

上一世雖與長公主接觸不多,但她嫁人時長公主還特意派人來添妝,給足了她麵子,想到這裡,楚淼俏皮一笑,倒是讓長公主心下一暖,這丫頭看著跟以前不一樣了,以往跟她可冇這麼親近。

“瞧這丫頭的小嘴,可真是伶俐。”

說話間,又聽到外麵嬤嬤道:“蕭老夫人到。”

“見過長公主。”

祖母?!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楚淼還未轉身眼眶卻是先紅了起來。

她永遠也忘不了外祖父的死訊突然傳來,等她趕回蕭府的時候,祖母已經隨著外祖父去了。

有人說,外祖父是聽到她要嫁給何恩的訊息,怒氣攻心,一口氣冇緩上來才走的,雖然舅舅舅母嘴上冇有說什麼,但是她也忘不了當時他們那失望無奈的眼神。

原本重生之後,她就想回蕭府看看,一來祖母生了病,她不能離開太久,二來,她一直不知道該如何麵對外祖父他們。

“外祖母……”

待長公主迎上去跟蕭老夫人說完話,淼淼站在長公主身後,深吸了一口氣,這纔開了口。

“淼淼!哎喲你這丫頭傻站著乾什麼,快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