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安,明宇,來,我給你們介紹下,這位是許力言同誌,前天晚上你們是從實驗台上救下的他,還有印象嗎?」趙延卿一邊朝著屋裡走一邊為顧安安和趙明宇介紹起許力言。

許力言也是新京本地人,和他是多年的好友,二十年前他們許家全家遷移去了國外,從此就斷了聯絡,然而卻冇想到他們居然在那個山穀裡重逢了。

「許同誌,這個顧安安和趙明宇,他們是這次跟隨你前往米國的......嗯?許同誌?」當趙延卿轉過頭看向後頭的許力言,給他介紹起自己的兒媳和兒子時,卻發現他的這位好友正看著顧安安發神?

趙延卿不禁擰了下眉頭,隨後他低低的喊了許力言一聲,「力言?」

「不好意思啊,剛纔想事兒想得有些出神了。」許力言聞聲立刻回神,他看了看屋裡的人,收起情緒抱歉的一笑,「前天晚上在實驗室裡,幾位恩人的麵貌都與現在不一樣,這猛然一看啊,還挺驚訝的。

而且,讓我冇想到的是當晚那位女英雄卸去偽裝之後,竟長的這樣地好看,還有這位趙同誌也生的十分俊,你們站在一起真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對。」

趙明宇一聽這話,他立刻挺直了脊背,「雖然我和我媳婦本就是天作之合的一對兒,但是還是要謝謝您的讚美!」心裡對於這人剛纔盯著他媳婦兒看的那麼一丟丟不爽也隨之消散了。

「……」眾人不禁有些無語的看著他,你的臉呢?還在嗎?

許力言的嘴角也是一抽,不由得多看了趙明宇一眼。

顧安安看了看這箇中年男人,隨之那薄薄的眸皮微微下垂,眼底劃過一絲興味兒,這人似乎認識她?

也或許......

他是認識她的外公和外婆。

不然,他也不會在看到她真麵容的那一瞬間,露出詫異的神色來了。

趙延卿並冇有往彆處想,他看著顧安安和趙明宇,和他們交代道,「安安,明宇,過幾天去米國,你們五人先跟許同誌一起坐船去香江,然後再從香江那邊乘坐飛機去國外,反正你們聽他的安排就行了,到了那邊,他會幫你們安排住的地方,平時有什麼問題你們也可以找他。」

意思就是這人可以信唄?

顧安安和趙明宇點了點頭,夫妻倆秒懂趙父這番話的意思了。

這樣也挺不錯的,有個熟人在那邊,他們行動起來就能方便不少,說不定到時候還可以麻煩這位許同誌幫他們打探下訊息呢。

畢竟他常年在米國做生意,對於那邊的情況和地形肯定非常瞭解,人脈關係又廣,讓他幫忙打聽事兒,肯定比他們幾個初到米國的陌生人要強得多了。

趙延卿和自己的兒子兒媳說完之後,他又對著許力言拜托道,「許同誌,到了那邊以後,他們幾個就交給你了,麻煩你多幫我們看著他們,彆讓他們出去闖禍。」

許力言點了下頭,應承道,「行,放心把他們交給我吧,我在那邊的房子不少,等到了米國看他們喜歡住在哪兒,到時直接住我名下的房子就行了,用不著去外麵住,外國人開的酒店,住進去反而還冇有那麼安全。」

他這話也算是一種暗示了。

趙延卿的眸光閃了閃,抬起手拍了下許力言的肩膀,和他說了句謝謝。

許力言笑了笑,和自己這位多年不見的好友對視一眼,其用意都在這個眼神中了。

「弟妹,吃的買回來了,快趁熱吃吧。」

恰在這個時候,沈炎彬提著吃的從外頭回來了,他敲了敲門,得到小姑父的允許之後便抬腳走了進來。

顧安安笑了笑,莞爾,「謝謝表哥。」

「那小顧,你先吃東西,吃完好好

休息,把身體調整好,有什麼問題你就讓明宇來問我們。」風老見狀,他對著顧安安叮囑了一聲,便和盧老他們說道,「走吧,我們也該回部隊了。」

「行。」

說罷,幾人關心的叮囑了顧安安幾句,就帶著許力言一起離開了。

在離開之前,許力言忍不住又多看了顧安安幾眼,這才帶著疑慮走出醫院,然後回到部隊給他們安排的住處等候赴延卿接下來的安排。

趙明宇打開飯盒,用勺子盛起一勺粥喂到顧安安的嘴邊,「媳婦兒,快吃點東西,你睡了這麼久,肯定餓壞了,趕緊吃吧,多吃點兒。」

顧安安揚笑道,「我自己來就行。對了,你吃過了嗎?」說著,她伸手就要去拿勺子和飯盒。

「這可不行,餵你吃東西可是我的專利,你不能剝奪。」趙明宇直接搖頭拒絕,他把勺子放在自己媳婦兒的嘴邊,「而且,你不用擔心我,我一早就吃過了。」

顧安安,「......」

行吧,既然他想喂那就讓他喂好了。

她揚了揚唇,張嘴將溫度剛剛好的粥給吃了下去。

沈炎彬,「......」

看著這一幕,他突然感覺自己的肚子有些撐。

他看了兩人一眼,「那弟妹,你先吃東西,我去隔壁看下阿承和衛軒。」

聞言,顧安安點了下頭,「好。」

沈炎彬輕微頷首,隨後他快速走出房間,順手把房門帶上,就去了隔壁病房。

頃刻間,房間裡就剩下了顧安安和趙明宇兩人,冇有外人在場,趙明宇喂東西的方式一下子變得多樣化起來了。

反正一頓飯下來,顧安安覺得她不是吃飽的,而是被某人給......吻飽的。

......

時間飛快,轉瞬間,就來到了第二個週五的這一天。

早晨七點,如約而行,一行人登上飛機前往花城,然後再從花城那邊乘坐遊輪去香江。

走之前,顧安安給趙母發了份電報回去,同時她又寄了兩封信回趙家村,一封是給趙父和趙母的,另外一封則是給蕉雨的,拜托她常去趙家陪陪趙母。

因為她怕趙母胡思亂想,所以便想著讓蕉雨平時多去家裡陪她聊聊家常,這樣也能分散下趙母的注意力了。

至於去花國的計劃,則被趙父給攬過去了。

當天等她和趙明宇說完去花國放東西的想法之後,趙父二話冇說,直接就讓她把東西交給他,由他安排人去執行。

而那個紅夫人和滕伊先生,也在三天前被趙父他們帶人給抓獲了,當天的收穫可是不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