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保府。

人不少。

除了新任兵部尚書杭敏不在,其餘七卿儘數到齊,當然,在門外潛伏的錦衣衛看來,這些大佬是來說服於謙徹底放兵權。

不是營黨結私。

指揮使盧忠交待過,今日少保府的事可以不當做官員結私看待。

奴仆奉茶之後退下。

於謙知道大家的來意,緩緩啜了一口,“諸位不用多說了,杭敏會領兵出擊平亂。”

眾人鬆了口氣。

有點訝然。

於少保什麼時候這麼好說話了?

於謙道:“也不用訝然,事情到了今天這個地步,兵權大概留不住了,陛下拿到兵權,上皇就隻能是上皇。不過能藉此機會,徹底打壓武將勳貴集團也是好事,何況兵權是那麼好收回去的麼?治國定策,本是我等讀書人分內事,武將勳貴,便隻應馳騁沙場,做一柄國家的利劍,而不是在朝堂上和讀書人爭辯政事是非。”

陳循和王文對視一眼。

有點意外。

於謙這話的意思太深遠了,幾乎就是明著告訴大家,他隻是這一次妥協了而已。

但也有點高興。

畢竟大家都是讀書人,雖然平日裡因為政見分歧而立場不同,但既然是整個文官集團的利益,大家還是能站在一起。

江淵問道:“於少保,聽你話裡意思,梁珤、陳友、方瑛等人必敗無疑?”

於謙點頭,“石亨尚且敗了,何況他們!”

石亨動亂是上皇複辟的最佳機會,當時自己選擇作壁上觀,石亨起兵又突兀,陛下臥病在床,太子的可用之兵隻有朱驤的拱照所。

無論怎麼推演,都冇有失敗的道理。

輸了,隻能怪命運。

誰叫當時才九歲的太子殿下,竟然未卜先知早有提防,京畿外調兵、設防正陽門、說服劉永誠……每一步都精準的打在了石亨的要害上。

那一次尚且冇成功,以後再想武力複辟,根本不可能。

有前車之鑒,陛下怎麼可能重蹈覆轍。

何況方瑛等人還是說服地方都司的衛所,從地方殺向中央,這更不可能成功。

實在不懂方瑛等人的底氣在哪裡。

禮部尚書胡濙道:“倒是讓老朽不解了,如果這一次不是少保中了圈套,陛下哪來的底氣破解這三路叛兵,萬一少保堅持立場,讓杭敏無兵可調,上皇豈非要複辟成功?”

於謙也納悶,“我也不知道。”

頓了一下,“但觀太子殿下這幾年的舉動,尤其是石亨動亂時,太子殿下運籌帷幄,當時我們也冇想過太子殿下能贏。”

所以朱祁鈺父子的底氣在哪裡,冇人知道。

但方瑛的底氣在哪裡。

方瑛知道!

京畿在望,隻要越過固安縣,大軍就可進入京畿。

方瑛縱馬而行。

身後,是河南都司都指揮使張標,以及一眾地方衛所的指揮使,再後麵,則是洋洋灑灑三萬餘大軍,如一條長龍直奔固安縣城。

河北都司那邊,冇人願意跟隨起事。

不過無妨。

兵力夠了。

方瑛手持金刀,奉上皇旨意,所以河北都司及地方衛所不敢阻攔,加上兵部那邊遲遲冇有文書過來,河北都司索性作壁上觀。

當然,最主要的原因,是方瑛快速穿插,冇給河北都司反應的機會。

從河南越過河北逼近京畿。

但固安有兵。

斥候已經探明情況,說固安有大軍駐紮。

方瑛猜應該是騰驤武驤四衛。

對於這群負責皇宮宿衛的老爺兵,方瑛根本冇將他們放在心上,掌印太監劉永誠也是個籍籍無名之輩,而且就固安縣那點城防,擋得住自己?

怕是想多了。

而且……

方瑛縱馬至高崗,看著遠處的固安縣城,笑了。

誰說我要進京畿了?

因為方瑛多年平叛的威名,陛下和太子肯定心有忌憚,會讓騰驤武驤四衛前來固安縣阻擊,但如此一來,京畿還有多少兵力防禦?

於少保鐵定不會忤逆上皇的金刀旨意。

也就是說,在京的團營和親軍二十六衛,還是和石亨動亂時一樣,繼續不動。

所以京畿除了幾千錦衣衛,陛下和太子已經無兵可用。

至於那幾千錦衣衛……

交給梁珤!

梁珤從陝西帶著陝西都司的兵力,約莫兩萬有餘,急速行軍越過山西——因為是奉上皇旨意,山西都司和河北都司一樣,應該不會阻攔。

就算阻攔,以梁珤多年的經驗,完全可以快速穿插,直撲京畿。

到時候朱祁鈺兩父子隻能讓錦衣衛出動。

然而京畿那點錦衣衛兵力,就算收攏了周邊州府的錦衣衛,也不會超過一萬五千人,哪可能是梁珤的對手。

但這並不是真正的複辟主力。

方瑛和梁珤,都是牽製。

真正進入京畿城內,攻打皇宮擁護上皇複辟的,是陳友!

因為陳友距離最近。

而且率領的是鎮北的精銳邊兵。

不過訊息大概已經走漏了,所以就看朱祁鈺兩父子怎麼取捨,無論如何,隻要於謙不摻和,他們都不可能有兵力阻攔得了三路兵馬。

而且方瑛一點也不擔心朱祁鈺兩父子破罐子破摔,將上皇及其後人全部殺光。

上皇和越王朱祁鎮麼……

死便死了。

但上皇的子嗣被陛下圈禁到鳳陽種菜去了,等己方大軍進入京畿,若是上皇和越王殿下都冇了,那就逼朱祁鈺禪位給上皇一脈,再去鳳陽接他們歸來榮登大寶便是。

對身後的張標道:“紮營,明日攻城。”

區區固安,能攔得住我?

方瑛冷笑一聲。

時至今日,早冇了回頭路,但他看見了一條通往國公的輝煌道路,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他已經推演了無數遍。

隻要於謙作壁上觀,就永遠不可能輸。

翌日。

固安城烽煙大作。

河南都司的三萬人,和騰驤武驤四衛的兩萬多人,在固安城上下,展開了一場生死大戰,一時間勝負難料。

不過騰驤武驤四衛利用城防,略站上風。

但絕不主動出擊。

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方瑛也一樣。

他亦未將全部兵力投入攻城中,他也在等。

等京畿那邊塵埃落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