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人出東暖閣後,朱祁鈺臉有慼慼,“兒子,咱父子倆真要禦駕親征?”

不是小事啊。

彆鬨個皇兄那樣的土木堡出來,那才叫滑天下之大稽。

朱見濟嗬嗬一笑。

論官鬥,老子確實不如大明這群精明的讀書人。

但老子不要臉啊。

而且還不講規矩。

大明的讀書人怕水太涼,如於謙、王艮這般的實在太少,江淵、胡濙、陳循這些人難道不怕死,不怕死沒關係,我讓他們去死就行了。

老子不是朱祁鈺。

為了兵權,仁厚可以丟垃圾桶。

現在杭敏任職兵部尚書。

但有卵用。

團營和親軍二十六衛,不是你當了兵部尚書就調得動的,有道是尚有政策下有對策,那些將領能用一堆理由讓杭敏當個光桿司令。

所以還得讓於少保再犧牲犧牲。

對便宜老爹嗬嗬笑道:“禦駕親征個屁,就咱父子倆這水準連朱驤都不如,千裡送人頭麼,嫌大明有一個土木堡還不夠恥辱?”

朱祁鈺一臉黑線,音量提高了,“兔崽子你什麼意思?”

朱見濟笑道:“老朱你吼我個錘子啊,等著便是,放心,方瑛、梁珤和陳友他們,打不到北京城來,為了活命,你的那些個七卿豈會坐以待斃。”

又道:“我回東宮了。”

朱祁鈺目瞪口呆,看著兔崽子的背影,恍然過來,怒道:“兔崽子,敢和老子這麼說話,你是老子還是老子是老子?”

真是個冇大冇小。

旋即又笑樂起來。

對興安道:“把堪輿圖拿來。”

坐在角落裡的史官魏南風唰唰唰揮毫潑墨:上曰:禦駕乎。太子濟言:征屁,千裡送人頭,不亦土木堡乎。上曰:頑子何意。太子濟回:咆哮於吾,何用?侯之即知。上怒:孰是老子?尋笑而視圖。

朱見濟出了東暖閣,對候在殿外的於謙道:“少保,走走?”

不待於謙回答,徑自走向東宮。

於謙隻好跟上。

朱見濟對身後的戴義道:“你退後一些。”

戴義不敢怠慢,和太子殿下保持著十步的距離。

於謙心裡疑惑。

他已經致仕,太子殿下還要和他談什麼?

卻聽得朱見濟道:“少保乃是我大明長城,但少保也是個讀書人,想把兵權留在兵部,這個出發點,孤可以理解,但不接受。”

於謙有點無奈,果然還是個孩子,說話如此直白的麼。

道:“臣願聞其詳。”

朱見濟道:“太祖設五軍都督府,太宗立三大營,都是以武力護國之邊境,後有內閣出現,如今閣部並重,說句難聽點的話,正常時態下,坐在奉天殿的那位哪怕是個傻子,大明幾十年內也出不了岔子,因為皇權漸漸被架空了。”

於謙愣住。

太子殿下才十歲,看問題如此透徹且深刻?

難以相信。

但又不得不相信,因為太子殿下說的就是事實,現在大明的朝堂架構,哪怕天子二十年不上朝,國家依然可以正常運轉。

內閣和六部可以把事情處理得妥妥帖帖。

且皇帝還不用擔心臣子篡位。

思忖了片刻,道:“可當下局勢,微臣也不知道如何破局,非是臣不忠,實在是臣不願宣宗陛下的正統血脈相殘。”

朱見濟站定,回頭,看著於謙,“於少保,這事由得了你我?”

於謙不吱聲了。

樹欲靜而風不止。

能保持著當下局麵,直到上皇和陛下駕崩,太子殿下登基,自然最好,可朝堂上從來不缺利益投機者,隻要上皇還活著,就一定會繼續出現複辟的鬨劇。

朱見濟眼睛眯縫起來,神情陰狠,“所以這一次,孤要讓那群投機勢力知道,什麼叫血流漂櫓,孫太後不是希望孤成為一個暴君麼,孤就讓她看看,什麼叫暴君!”

於謙不吱聲。

血流漂櫓?

現在三路叛軍,也就方瑛那一路有騰驤武驤四衛去阻擊,其他兩路怎麼辦?

杭敏調不動人!

朱見濟笑眯眯的道:“難道少保還認為我們冇準備?”

怎麼可能。

要不然怎麼敢放方瑛、陳友和梁珤他們外出。

朱見濟笑道:“對了,方纔少保在殿外,可能還不知道,陛下準備禦駕親征了,帶著七卿一起,以京畿中的錦衣衛去阻擊梁珤部。”

於謙何等人物,立即想明白了這裡麵的曲折。

要麼自己徹底放下兵權。

要麼朝堂的讀書人死一大半。

怎麼選?

而且聽太子殿下這話裡意思,就算是自己不徹底放下兵權,他也能解決掉叛亂,同時再殺掉一大批死拽著兵權不願意放手的讀書人。

端的是狠辣。

這是**樓的陽謀。

而且你不得不承認,這個不講規矩的陽謀很有效。

若是殺了一批重臣,新提起來的七卿,都將是陛下心腹,到時候陛下再操作一番,兵權始終要回到他手上。

那麼這批人就白死了。

心裡歎了口氣。

就這樣罷。

太子雄姿英發,也是好事,萬一大明在他手上,真的重現永樂盛世了呢。

自己又何必拽著兵權不鬆手。

再者……

於謙已經可以想見,等回到府邸,江淵、陳循、王文等人都會來遊說自己,讓杭敏調動在京團營和親軍二十六衛去平亂。

不用折騰了。

於謙緩緩的道:“陛下過濾了,他乃一國之主,豈可輕易親征,我大明尚有團營和親軍二十六衛的精銳士卒,平亂有他們足矣。”

朱見濟心中大喜。

站定,看著於謙,看著這位瞬間像蒼老了十歲的大明長城,認真的道:“少保不用悲慼,太祖太宗手握兵權,大明也冇有窮兵黷武,難道我父子倆會麼?”

於謙:“……”

太宗五次北伐,不算窮兵黷武?

朱見濟繼續道:“少保也不用回老家養老,等此次事了,朝堂大事還得倚靠你來主持,杭敏終究冇有七卿之才。”

於謙又愣住了。

太子殿下還打算讓自己重回兵部?

但他想多了。

朱見濟笑眯眯的道:“少保之才,何拘泥於兵部,其他政事亦可遊刃有餘,且孤還有一些疑惑,等此次事了,團營和親軍二十六衛的改製,還得請少保多多指教。”

必須改製。

兵權不能留在兵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