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明一朝,農民起義最多。

起義其實很難。

衛所製度,讓明朝的國家機器保持著龐大的數量。

但衛所屯田製下的地方衛所兵力,平日是農民,戰時纔是兵,訓練和廝殺的機會不多,所以戰力不高。

大明真正的精銳是三千營、五軍營和神機營。

還有親軍二十六衛。

可惜,土木堡之變被堡宗敗了個精光。

如今過去八年。

團營成了大明的精銳,不過親軍二十六衛因為訓練多,戰力也還行。

杭昱率領著三萬餘親軍二十六衛的士卒,離開西安府後,直奔渝州而去,似乎真要按照梁珤說的,從渝州入川夾擊簡縣的叛賊。

不過……

進入渝州境後,杭昱立即下令大軍停駐。

督軍何健立即找上門來,大聲問道:“杭總兵,按照梁總兵的計謀,我們此刻應該全速行軍,以彌補距離帶來的時間差,如果我們在此耽誤時間,豈非將梁侯爺那一千人置身險境。”

杭昱好整以暇的喝著茶。

聞言笑眯眯的,“何侍郎怎的像我等這般粗鄙武夫了,這麼急躁作甚,坐下,喝口茶,有什麼問題咱們好好商議。”

何健愣了下,醒悟自己失態了。

坐下喝了口茶,道:“杭總兵是怎麼想的?”

杭昱笑道:“問題不在於我怎麼想,而是梁珤怎麼想,何侍郎,你不覺得奇怪嗎?就算你覺得不奇怪,難道於少保也冇懷疑?”

何健不解,“懷疑什麼?”

杭昱哈哈一笑,“湖廣平叛纔多久,一兩個月,結果又反了,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如果這是真的,那方瑛就是個庸才。”

方瑛當然不是庸才。

何健唔了聲,“苗叛的心思咱們不好猜,萬一是撫寧侯朱永在那邊做得太過,逼得苗民不得不再次造反求生呢?”

杭昱搖頭,“朱永會這麼蠢?”

何健不吱聲了。

杭昱繼續道:“四川都司這邊,裡麵有很多貓膩,我敢打賭,四川都司裡的高層中,肯定有人和叛民保持著聯絡,所以這次叛亂的時間也很詭異。”

四川這個情形就這樣。

和湖廣一樣。

多山。

一旦有叛亂,如果不是重兵壓境,很難一勞永逸,始終會春風吹又生。

杭昱喝了口茶,吃了口點心。

緩緩咀嚼著,道:“北鎮撫司的緹騎,何侍郎有所知罷,冇有他們不知道的訊息。”杭昱起身,準備去巡視軍營,拍了拍何健的肩頭,“陛下和太子殿下的意思,咱們大軍到了渝州後,先讓子彈飛一會兒,不要急著進入蜀中平叛,因為這一次,真正的隱患不是蜀中、湖廣和北方。”

走到帥帳門口,回頭,“是上皇!”

眼裡意思明確。

何侍郎,該為你自己的仕途想想了!

何健倏然明白過來,旋即臉色大變。

出大事了!

如果杭昱的暗示是真的,意味著方瑛、梁珤、陳友三人要走上石亨的道路,用武力擁護上皇複辟,這也解釋了團營、親軍二十六衛為何會被調出京畿。

因為方瑛他們要調虎離山。

但這三路兵馬調動,都是於少保的決斷。

如果這三人造反……

於少保難辭其咎。

這不是重點,仔細揣摩這些時日陛下兩父子的態度,何健倏然醒悟出一個陰謀:如果陛下和太子應付得了這一次的叛亂,那麼平亂之後,於少保就會被開刀。

丟的恐怕不是兵部尚書。

還有兵權!

或者說,從一開始,陛下和太子的真正目的,就是兵權!

何健作為文官,他當然喜聞樂見兵權在兵部。

可當下他已經無能為力。

如果所料不差,一旦梁珤反叛,杭昱就會率領大軍回防,和京畿的兵力對梁珤這一路叛軍形成前後夾擊之勢。

隻是何健有點疑惑。

騰驤武驤四衛不是擺設,梁珤就憑一千人回京畿去武力複辟,他們那群人會不會有點想多了,把陛下和太子殿下想得太弱了些?

……

……

大朝會,行禮之後。

冇等興安說開場白,朱祁鈺立即問道:“諸路平叛、鎮北兵馬,推進幾何?”

眾人看向於謙。

於謙立即出列,“回陛下,根據幾日前的軍報,去湖廣平叛的方瑛大軍,進入南陽府後暫時休整幾日,便會進入湖廣境內平叛;杜爾伯特部的鐵騎出現在大同以北的長城關外,陳友派出部分兵力扼守關口,宣府那邊很安靜;杭昱和梁珤抵達西安後不久,分兵兩路,從漢中和渝州分彆入蜀,以期在四川都司的配合下,對簡縣的叛賊形成合圍之勢。”

朱祁鈺眼睛亮了,“杭昱和梁珤也分兵了麼。”

這不是疑問句。

於謙頷首,“是的,這確實是個良策,因為叛賊不會想到朝廷的平叛兵馬會捨近求遠,放棄從漢中入蜀,而主力走渝州那邊。”

朱祁鈺哦了一聲,“是麼。”

良策麼……

於謙愣了下,陛下這語氣,似乎不認同此舉。

朱祁鈺冇吱聲,繼續處理其他地方事務。

眼看著今日大朝會即將落幕,忽然,殿下有人高喊:“加急軍報!”

按說,軍報應該先送兵部。

不過今日大朝會,兵部尚書於謙在奉天殿,左右侍郎在外督軍,冇有能決斷的人,負責軍報的人索性就直奔奉天殿了。

他可不願意背上延誤軍情的重罪。

層層上報後,一名太監在殿外喊了一聲。

朱祁鈺麵無表情,“宣!”

一名風塵仆仆的士卒匆忙入殿,大聲道:“懷來軍報,大同鎮北總兵官陳友率領北方諸衛兵力約三萬人,反常南下!”

朱祁鈺哦了一聲,看向於謙,“是兵部的安排?”

於謙臉色大變。

心中暗道不好。

搖頭,“不是。”

滿堂嘩然。

不是兵部安排,陳友竟然率軍南下,怕是要反了。

朱祁鈺揮手,“退朝,七卿至乾清殿議事。”

終於等到了!

不待眾臣行禮,朱祁鈺先一步起身,對興安道:“著人去東宮把太子請到乾清殿。”

這一次佈局,終於到圖窮匕見了。

於謙行禮之後站在原地發呆了許久。

腳步沉重。

在他眼裡,通向乾清殿的路如深淵一般讓人看不見希望。

陳友叛亂根本冇有可能成功,哪怕叛亂的目的是擁護上皇複辟,也是一樣的結局。

而且於謙更加確鑿了一件事:

陛下和太子殿下早就知道陳友要叛。

所以……一直在故意佈局。

目的就是從兵部拿回兵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