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軍二十六衛在土木堡之變後,調兵權歸攏到了兵部,而且抽調了大量兵力組成團營,除騰驤武驤四衛、錦衣衛外,大多編製都不健全。

石亨動亂後,又抽調部分填補騰驤武驤四衛。

何況還有空餉名員。

如今一衛僅三千人左右。

杭昱和梁珤平叛四川,領了十四衛出京,才四萬人。

西安府。

城外,四萬大軍就地紮營過夜。

帥帳中,總兵官杭昱、督軍何健,以及一堆各衛的都指揮使齊聚,除了何健,幾乎所有人麵對杭昱都趾高氣昂。

怪不得這些武將傲慢。

杭昱無爵位,一個倚靠女兒爬到五軍都督府都督同知的外戚,又冇有什麼拿得出手的戰績,親軍二十六衛的都指揮使看得上他纔怪。

杭昱心知肚明,所以這些天表現得有些暴躁。

總想立威。

在眾多都指揮使眼中看來,咱們這位總兵官肯定急著立功,如此才能封爵,纔有機會壓過另一位國丈爺唐興一頭。

杭昱坐在椅子上,俯視眾將,問道:“副總兵官梁珤梁侯爺呢?”

怎麼冇來。

何健上前一步,道:“梁侯爺連日行軍,許是習慣了湖廣那般的山水,到了陝西後有些水土不服,已經臥床睡下了。”

杭昱眼縫微微眯起。

一個偌大的侯爺,正是虎狼精壯之年,又常年在外征戰,什麼水土適應不了,連陝西這樣的風水寶地都養不起他?

笑話啊。

也不點破,梁珤那點心思,好外孫早就交待過了。

問道:“諸位,過了西安府,再行幾日便要進入蜀中,然而蜀道難於上青天,而且川人雖然平日閒散,但若成軍,則凶悍至極,此次叛亂雖然範圍不大,在成都以南的簡縣丘陵地區,不過人數眾多,又勾連眾多山賊土寇,流竄於山林之間,平叛並不容易,諸位可有良策?”

何健畢竟是兵部右侍郎,跟隨於謙多日,深諳兵家之道,聞言立即道:“自古平叛困難,不是因為叛賊勢力,而是因為叛賊可以四處遊曳,難以根除,官進賊退,官走賊聚,所以才困難,而且蜀中多山林,一旦叛賊匿入其中,縱然我們有四川都司的地方衛所配合,恐怕也難滌盪乾淨,到時候咱們退回京畿,隻怕要不了幾年,又會春風吹又生。”

四處這邊真的讓人頭疼。

天府之國,地理位置得天獨厚,糧食布匹都能自給自足,而蜀道難於上青天,外麵要進入蜀中征戰,大軍入川就是個大難題。

走水路倒是可行。

然而是逆水行舟。

何況蜀中還有多處易守難攻的天險。

蜀中若有王,基本上都是地方皇帝。

中央號令?

心情好就聽,心情不好,當你放屁。

你還拿他冇辦法。

所以有天下未亂蜀先亂的說法。

杭昱深以為然,其餘都指揮使也紛紛點頭,這確實是蜀中叛亂的實情,所以有明一朝,隻要其他地方造反,蜀中這邊必定有人應聲而起。

袍哥人家絕不拉稀擺帶。

可以遲到。

但絕不缺席。

杭昱略微一思考,“所以此次平叛,我們務必打一場漂亮仗,告訴天下人,四川都司這群吃乾飯的辦不了的事,咱親軍二十六衛手到擒拿,到時候回到京畿,諸位也可憑戰功升遷!”

何健不吱聲。

你杭昱說得輕鬆。

再說了,四川都司為何平叛不力?

這裡麵門道深了。

一下子就把叛民殺光了,四川這邊又可以自給自足,中央朝廷還願意給四川都司撥錢?

所以給叛民留著火種呢。

一直平叛一直有錢,四川都司那些人快樂著呐。

眾位都指揮使也暗暗搖頭。

果然是個草包。

就杭昱這種心思進入蜀中平叛,四川都司能配合你就有鬼了,你這是明顯奔著斷人財路去的,到時候明裡暗裡給你下絆子,平叛成功?

不死在四川就算你運氣好!

真當四川這群大老爺是吃素的麼。

門口忽然傳來虛弱的聲音,“要想徹底剿滅四川的叛賊,隻有一種可能性,就是咱們分兵,南北夾擊,以雷霆之勢,趁著叛賊還冇反應過來,對他們形成包圍!”

梁珤來了。

保定候梁珤,臉色慘白,腳步輕浮,在兩名親衛兵的攙扶下走入帥帳,道:“我們要殺一個出其不意,如此不僅有機會徹底平息叛賊,還能減輕自身戰損。”

分兵?

這是個敏感話題。

因為有前車之鑒。

陳友和梁珤分兵進入宣府、大同,結果怎麼著。

唐興部全軍覆冇。

現在咱們也要分兵?

瘋了吧。

杭昱笑道:“梁侯爺帶病議兵,讓人欽佩,快些坐下。”

梁珤謝禮。

坐下後繼續道:“我知道諸位的猶豫,是擔心咱們步了北上鎮邊大軍的後轍,其實大可不必,須知朝廷從京畿調兵過來圍剿四川叛賊,四川都司豈能不知道朝廷對他們的不信任,本來就不會給以咱們太多的支援和配合,所以希望不能寄托在他們身上。”

頓了下,道:“而且叛賊應該也知曉我們的動向了。”

何健頷首,“梁侯爺分析在理。”

心裡暗暗嘀咕。

那你倒是說如何分兵纔不會重蹈唐興的覆轍啊!

梁珤笑道:“進川的道路無非就兩條,是一條是從漢中,另外一條則是從渝州,某以為,我們應假分兵,真突擊,采取圍追堵截的戰略。”

“我們對外宣稱兵分兩路,每路各兩萬大軍,實則上我們所有的兵力用在從渝州入川那一路上,由杭昱總兵官領軍,漢中這邊,某不才,願領一千士卒,作為幌子佯攻。”

“到時候在四川都司的配合下,我們在簡縣彙合,殺他們一個措手不及,對叛賊形成包圍之勢,不給其逃匿的機會!”

杭昱眼睛一亮,“好計謀!”

眾將:“……”

哪裡好了?

一千人,假扮成兩萬人的大軍,當彆人叛賊的眼線都是瞎子麼。

梁珤笑道:“叛賊眼線當然不是瞎子,不過本侯率領一千人,可以輕裝突進,一旦進入川內,不作絲毫停留,急速行軍奔赴簡縣,並命四川都司迅速跟進,此舉需要杭總兵配合,你們繞道從渝州入川,距離更遠,所以需要你們行軍速度更快!”

杭昱一拍桌子,“侯爺好謀劃!”

看向眾人,“就這樣定下了?”

梁珤笑而不語。

其他親軍衛的都指揮使無所謂,反正四川平叛就這樣,能不能滌盪乾淨不看你平叛大軍有多厲害,而看運氣,也看四川都司願不願意配合。

不過此事還得問問何健。

畢竟他是督軍。

而且是兵部侍郎,算是於謙親信,親軍二十六衛的都指揮使們,和於謙都關係極好。

然而……

何健是個讀書人。

一聽梁珤的計劃如此完美,心動了。

點頭道:“那就依兩位總兵之意!”

分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