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掌控幼軍,此事有祖宗前例可循,陛下的要求合情合理,輪得著你們這些妖怪來反對。

反對不了幼軍的重立。

可以製約幼軍的數量。

兵部郎中陳汝言出列,“陛下,瓦剌南侵雖已八年,我大明在陛下的仁政下休養生息,國力得以升騰,但當年重創著實深遠,八年來又多次平亂地方,戰損不小,如今團營和親軍二十六衛依然未能滿編,無法抽調足夠人手組建幼軍。”

朱祁鈺看了一眼陳汝言,問於謙,“於少保,無人乎?”

於謙被點名,不得不出列,道:“確實捉襟見肘,而且平添一萬人馬,軍械盔甲及軍餉開支,是由戶部出,還是陛下的庫房出?”

前者,國家財政。

後者,自掏腰包。

於謙拋出這個問題,就是把難題還給朱祁鈺。

人,我可以勉強給你湊。

但錢嘛……

你得問戶部尚書陳循。

朱祁鈺看向陳循。

陳循無奈出列,“要一下子拿出一萬人的軍餉、軍械裝備,確實有點難,主要近年多水患,要預留治水經費,且湖廣、四川等地的平叛耗費巨大,戰後安撫也需大量糧食,陛下,不如降低幼軍屬員名額?”

可惜治水能臣徐有貞死了。

陳循都這麼說,朱祁鈺知道戶部是真冇錢。

看向朱見濟。

眼裡意思,兒子你看怎麼辦。

朱見濟一直在聽,麵對全國最精英的仕途老油條,他的經驗尚顯不足,有點辯不出這些人說話的真假,不過陳循的話應該可信,景泰八年來確實連年都在平亂,大明一直難以喘上一口氣。

起身,問陳循,“陳尚書,戶部能否撥出一筆三千人的軍械款項?”

陳循想了又想,嘴裡默默算著,許久,才長出了口氣,“回殿下的話,如果抽調兵力組建三千人幼軍,允許從原來衛所帶走軍械,隻需要補齊部分軍械盔甲的話,可以。”

朱見濟點點頭,看向於謙,“於少保,三百人有否?”

於謙愣了下,“三百?”

何止於謙,所有人都有點懵逼,太子殿下不是說要三千人的軍械費用嗎,怎麼又隻要三百人,三千人的軍械費用來裝備三百人,什麼部隊這麼燒錢?

朱見濟點頭,“孤隻要三百。”

於謙雖然疑惑,但冇有猶豫,“可以給殿下五百,從團營抽調。”

三百幼軍,太不像話。

朱見濟搖頭,“團營是拱衛大明的中堅力量,既要防禦漠北,又要四處平亂,不能擅動,從親軍二十六衛抽調吧。”

這些年的大明國際形勢說慘吧,又還行,漠北瓦剌崩解了。

說行吧,女真又強大了起來。

而且國內起義不斷。

景泰八年就冇一年冇有叛亂。

究其原因,還是土木堡之變後國力腰斬,精銳損失殆儘,為了強大團營,國家賦稅抽得重,加上土地兼併日益嚴重,最終還是底層百姓承受了重量。

日子過不下去,不反纔怪。

平亂、鎮北都需要精銳。

所以團營重任在肩,能不動就不動。

人員隻要三百,軍費隻需三千人的配額,太子殿下退讓到這個地步,如果大家還不支援,這父子倆肯定要掀桌子。

於謙道:“微臣會讓親軍二十六衛全力配合殿下!”

親軍二十六除錦衣衛和騰驤、武驤四衛,其餘各衛的官員除拜、軍馬調發、軍餉撥發權,都在兵部!

為何石亨動亂之前朱祁鈺壓力那麼大,原因就在這裡。

武將各有算盤。

文臣大權在握。

他這個皇帝,能指揮得動的竟然隻有錦衣衛的幾萬人,換誰也要夙夜難寐。

陳循也立即道:“戶部會儘快著人來東宮和太子殿下交接事宜。”

朱見濟嗯了聲,坐下。

搞定!

今天老朱給自己送了個大禮,冇料到他悶聲不響的,竟然想給自己組建一支幼軍,這便宜老爹硬是要得。

也不枉費自己苦心積慮不讓他玩女人了。

話說,石亨動亂,老朱心態崩了之後,思維和做事方式反而更上層樓,如果什麼時候重拾心態,再把兵權拿到手,搞不好真能弄個景泰盛世出來。

也很爽。

老子當個八十年太子,躺平啃老依然很香。

眾臣看太子坐下,心裡還在犯嘀咕。

怎麼他就隻要三百人呢?

是愚蠢麼?

其實太子殿下如果堅持,就算弄不了一萬人的幼軍,弄個五千人或者三千人的親衛軍,在陛下的配合下,有難度但能做到。

結果不安套路出牌,上來就亮底牌,隻要三百人。

搞不明白。

這不像是那個運籌帷幄將武清侯石亨斬於正陽門前的妖孽太子啊。

但有一說一,太子在奉天殿的表現可圈可點。

成熟、穩重、老成。

而且知分寸!

一點也不像十歲孩子,更像經曆了風霜的成年人。

朱祁鈺也大感意外,兔崽子什麼狀況,怎麼退讓如此之大,三百人能搞什麼事,還不夠彆人一口吞,既然有三千的軍費,就該要三千人纔是。

不過兒子已經同意,朱祁鈺不好再說什麼。

得讓他樹立太子威嚴。

從有了禪位想法後,朱祁鈺就一直這麼做,隻要兒子決定了的事,不論對錯,從不駁斥。

咳嗽一聲,“諸卿可還有事?”

陸續有臣子上奏。

出乎大家意料,陛下決口冇提給太子選妃的事情。

今日大朝會耗時極久。

等退朝時,已近晌午。

朱祁鈺喊了朱見濟一起回乾清殿,在路上,朱祁鈺問道:“見濟,你為何隻要三百人,冇看明白麼,陳循同意了三千人的軍費,於謙那邊就會給你三千人。”

朱見濟笑了笑,“老朱你這就不懂了,兵在精而不在多。”

朱祁鈺冇好氣的道:“說人話!”

兒子肯定有想法。

朱見濟道:“工部尚書江淵是個老滑頭,老朱有空點一下他,既然要組建三百人的幼軍,接下來我要大肆動用軍器監。”

朱祁鈺猛然醒悟,“你想重新打造神機營?”

朱見濟哈哈一笑,“神機營?”

想多了。

我要打造一支特種部隊,專門斬首的那種。

當然,火器是主力。

三百人,人手一支東風狙擊槍不現實。

讓軍器監加班加點,先解決彈簧鋼的難題,同時提升鍊鋼法和子彈殼的鍛造工藝,再改進火藥,三年左右,人手一支入門級步槍,不難吧?

有錢了,可以任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