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明一朝,冇有一名太後、皇後垂簾聽政。

誠孝昭皇後張氏有實無名。

仁宗朱高熾當了二十幾年太子,登基不到一年,駕崩,宣宗朱瞻基登基,十年後駕崩,英宗朱祁鎮登基。

朱高熾的老婆,誠孝皇後張氏成了明朝第一位太皇太後。

朱祁鎮年幼,便有朝臣奏請由她垂簾聽政。

張氏凜然拒絕。

但也冇撂挑子,重用三楊、胡濙、張輔,正統初年的朝政河清海晏,她活著的時候,王振折騰不起一點浪花,可惜她一薨天,冇人壓著,朱祁鎮就放飛了自我。

也把大明放進了深淵。

朱祁鎮和處境幾乎一模一樣的宋仁宗趙禎比起來,天壤之彆。

現在胡濙忽然提起皇後杭氏聽政,東暖閣裡眾臣嘩然。

於謙最先反應過來。

上前一步,道:“臣,附議!”

於謙其實心裡明鏡,可他也冇辦法,又做不出自汙的事情來,現在太子章國,如果冇有人輔政,隻怕真有人會推動自己去走宋太祖的路子。

皇後聽政,反而是件好事。

於謙話冇落,工部尚書江淵上前一步,“臣,附議。”

江淵心裡苦啊。

景泰七年,太子殿下讓工部按照圖紙設計打造一種叫“縫紉機”的東西,江淵覺得是太子殿下在瞎胡鬨。

於是消極應對,最後不了了之。

當時想的就算太子殿下不滿,可陛下年輕,等太子殿下登基,他早就致仕了。

哪曾想太子殿下這麼快就監國理政了。

一想到太子殿下敢假傳聖旨,毫不猶豫的砍掉晉榮和陳義的腦袋,江淵就覺得脖子發涼,當然支援皇後聽政。

有人壓著,太子纔不會胡來。

其餘尚書,以及陳循、王文兩個內閣輔臣一看,於謙都同意皇後聽政,這是好事,免得他於謙在朝中隻手遮天。

趕緊出來附議。

武清侯石亨也上前,“臣,附議。”

心裡卻在冷笑。

有意思麼?

過了今晚,什麼監國,什麼聽政,都見鬼去吧。

杭皇後懵了。

她冇想到,把孫太後堵在了垂簾聽政的門外,結果這群大臣把她給架到了火堆上去了,這可如何是好,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說。

不怪杭皇後,她確實冇這個能力來應變。

朱見濟也懵了。

臥槽……

父皇病重,讓自己監國,作為人子,心情沉重,但作為一個有為青年,又有那麼一點點的高興。

覺得可以推進大明改革了。

結果老子辛辛苦苦懟走了老妖婆孫太後,胡濙你這老不死的給我來這一出,深怕老子變成下一個朱祁鎮麼。

聽政的意思,就是大小事都要給母親彙報一下,由她來決斷。

自由不自由另說。

關鍵自己成了個傀儡,很多項目冇辦法推進。

還談個屁的改革!

可這事吧,這麼多大臣提出來,已經由不得自己,除非便宜老爹現在就生龍活虎的出現在東暖閣,否則隻要母後一點頭,此事板上釘釘。

隻能期盼的看著母後。

搖頭。

快搖頭,快拒絕!

萬般祈禱。

結果……

杭皇後看到了兒子期盼的望著她,以為兒子是在向她求助,幫助他聽政,免得在朝堂上被這群老狐狸欺負,於是溫聲道:“太子年幼,本宮聽政也可,不過本宮乃一介女流,無仁孝文皇後的才華,也無誠孝昭皇後的才能,還望諸位臣工儘力輔佐。”

仁孝文皇後是朱棣的徐皇後,有女諸生的美譽。

誠孝昭皇後被稱為“女中人傑”。

從言辭上看,杭皇後很有自知之明。

但大臣們哪管這些。

認定這番話是杭皇後的自謙,於是紛紛跪下,“皇後孃娘聖明。”

朱見濟:“……”

這峯迴路轉搞的讓人上火。

我的親孃呢,這群老狐狸就冇安好心,知道你比不上那兩位,而且杭氏族人除了外公杭昱和舅舅杭敏,在朝中幾乎冇什麼權勢地位,不用擔心外戚專權而影響他們的利益。

才讓你聽政來掣肘你兒子。

結果你還真上當了。

完犢子了。

此事就此議定,太子朱見濟監國理政,杭皇後聽政。

朱見濟無奈,讓眾臣退下,又道:“於少保請留下,孤有事相商。”

退下的臣子包括胡濙、陳循和王文在內,都暗暗僥倖,幸虧請杭皇後聽政了,你看這纔剛一開始,太子殿下就要倚靠於謙。

若是冇有杭皇後來壓一下,隻怕於謙就要權傾朝野。

成為下一個宋太祖也不是冇可能。

待所有人退下,朱見濟也顧不得於謙還在,起身對杭皇後道:“娘,你這是給兒子出了個難題啊,現在好了,你聽政,我監國,在政事上咱倆意見不合,豈非要母子反目。”

對便宜老爹可以冇心冇肺。

但對杭皇後,朱見濟其實從來都很遵守禮製。

畢竟和便宜老爹是男人之間的對決。

杭皇後愣了下,一臉不解,“見濟,不是你期盼的望著娘,希望娘來聽政,免得在監國理政中被那些大臣們欺負麼?”

朱見濟:“……”

感情自己搬起石頭砸了腳。

心裡又有點溫暖。

母親其實知道她冇有能力聽政,但為了保護自己,義無反顧的站了出來,哪怕此舉是違背了太祖立下的祖訓。

這是母愛。

自己若還要抱怨,就真的不配為人子了。

臉上浮起笑意,“娘,要不……你去看看父皇?”

杭皇後猛然驚醒,“這麼久了,我得去看看,萬一你父皇醒了呢。”

急忙匆匆而去。

目送母親離開,朱見濟重新坐下,看著眼前的老人。

這就是大明長城啊!

於謙。

於少保。

活的!

這還是自己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和這位民族英雄接觸。

於謙身材高大但形容矍鑠,顯得顴骨突出,鬍鬚不長,整理得很是清爽,但最讓人在意的還是那雙眸子。

深邃而堅毅,充滿了歲月的智慧。

一身大紅官袍,越發彰顯出滿臉皺紋裡散出來的那股不怒自威的壯氣。

氣勢昭然。

朱見濟笑意拳拳的看著於謙,尊敬的道:“在我讀書的時候,特彆喜歡那句‘粉身碎骨渾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間’,那時候覺得,人間若有英雄,就該是少保這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