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忠走後,朱驤遲遲冇到,朱見濟沉思了片刻,起身,來到隔壁的寢殿,對正在給父親餵飯的母親說道:“娘,既然父皇有旨意讓孩兒監國,請母後著人通知太後,並傳懿旨朝廷各部,下午在乾清殿召開小朝會,孩兒即日監國理政!”

得給投機集團下一劑猛藥。

杭皇後抬起頭,看著兒子堅毅的臉龐,想了想,“但你外公和舅舅都在地方,要不等一兩日,待他們歸來後,再宣佈監國的事?”

有孃家人的支援,能解決一些阻力。

朱見濟心裡一咯噔。

親孃啊……

為啥外公杭旻會被便宜老爹從錦衣衛指揮使上的位置調走?

就是怕外戚專權。

笑道:“娘,無妨的,冇有外公和舅舅,孩兒也能應付。”

杭皇後一想也是。

兒子確實聰慧,每每談及兒子,丈夫都是一副又愛又恨的咬牙切齒模樣,還說隻要教育的好,兒子今後的成就大有希望比擬太宗。

立即道:“那我立即著人去辦此事。”

朱見濟返回書房。

朱驤跟著戴義來了,行禮之後道:“殿下,您讓盧指揮使傳旨,取消了皇城的戒嚴?”

朱見濟嗯了聲,“興安他們應該快了罷?”

朱驤默默算了一番,道:“約莫今夜就能抵達北京城外!”

朱見濟鬆了口氣,那就好,道:“方纔盧忠來了,我對他並不放心,咱還是要靠自己。你的人以協助東宮安防的理由進入皇城,先佈防南宮一帶,再派人在城外侯著,告訴興安他們,抵達後注意隱蔽,暫不入城,並擬定各種煙花信號,事態驟變時,方便我們掌控局勢資訊。”

朱驤立即領旨。

朱見濟深呼吸一口氣,一切準備就緒。

隻等風來。

……

……

陛下旨意,將由太子監國的懿旨很快傳遍京畿朝野。

訊息真假且不論。

守在陛下床前的人除了宮女太監和禦醫,就杭皇後,她說什麼自然就是什麼,哪怕是假傳聖旨,現在也冇人能提出懷疑來。

慈寧宮那邊,孫太後根本冇糾結事情的真假,立即召見禦馬監掌印太監劉永誠,之後,騰驤和武驤四衛迅速調動,重點佈置大量兵力在乾西宮。

提防朱祁鈺兩父子對朱見深下手。

另一邊,武清侯府,書房。

氣氛沉悶。

武清侯石亨,狗頭軍師石後,都察院副都禦使徐有貞,三個人坐著,誰也不發一言。

在石亨旁邊的桌子上,放著一把金刀。

今日皇城取消戒嚴,王瑤出宮找到石後,奉上金刀,說是上皇旨意。

石後早知曉此事。

大喜過望,立即帶著金刀來找叔祖石亨。

石亨又迅速著人去將徐有貞請來。

不過三人屁股還冇坐暖和,皇城那邊就傳來皇後懿旨,今日下午將破例在乾清殿舉行小朝會,酌定太子監國事宜。

許久,石亨才道:“都禦史,你怎麼看?”

徐有貞低頭,右手揉著右邊的太陽穴,沉思了一陣,“昨日皇城忽然戒嚴,初以為是太子和太後之間的矛盾,不過一夜無事,顯然事實並非如此,恐怕昨日的戒嚴,就是陛下醒來後說了讓太子監國,咱們那位生而知之者的太子殿下怕風聲走漏,才戒嚴皇城。”

不得不說,太子殿下有點東西。

石亨畢竟是個武將,不耐的哼了一聲,“說這些有屁用。”

徐有貞心裡鄙棄石亨,麵上卻不動聲色,“當然有用,昨日起,司禮監大監興安,以及掌印、秉筆兩位太監,都不見蹤影了,下官中覺得這裡麵有什麼貓膩。”

石亨冷笑一聲,“三個冇有兵權的宦官,又不是劉永誠和郝義這等人物,擔心興安三人作甚,他們還能捲起什麼風浪不成。”

徐有貞又問道:“盧忠今日現身了,去了一趟乾清殿,他的立場如何?”

石亨搖頭,“不清楚。”

雖然知道盧忠在監視於謙,但石亨派人去找盧忠,盧忠都避而不見。

立場已經很清楚了。

不過石亨冇有告訴徐有貞,總覺得徐有貞是個讀書人,膽子小,若是徐有貞知道盧忠並不想和己方勢力走近,徐有貞怕是要畏首畏尾。

到了當下這個時節,石亨已經比徐有貞更迫切的希望上皇複辟。

太子監國……

輔政的必然是兵部尚書於謙。

和他石亨冇有半毛錢的關係。

但石亨顯然小瞧了徐有貞想要上位的決心,這位副都禦使沉穩的道:“盧忠的立場已經無關緊要,他的錦衣衛都在監視團營,根本冇有力量放到皇城那邊去。”

一直冇說話的石後忽然道:“但彆忘了三個人,太子的狗腿子朱驤,撫寧伯朱永和帝師張鵬,尤其是朱驤的北鎮撫司!”

石亨點頭,“冇錯,根據線報,盧忠回到京畿後的行動,並冇有調動忠心於朱驤的那個錦衣衛千戶所,這恐怕也是陛下有意為之,就是讓太子殿下有人可用。”

徐有貞反問石後,“朱驤麾下就那麼一個千戶所,一千一百二十人,何足懼哉?”

石後一想也是。

看向石亨,“叔祖,箭在弦上,已不得不發,今夜可行否?”

石亨想了想,“以防萬一,要不要去取得太後的支援?”

石後笑道:“侄孫已讓王瑤去辦此事。”

石亨還有最後一個憂慮,“咱們兵馬調動,不可能瞞得過勢力龐大的兵部尚書於謙,他要是阻攔,又該如何?”

徐有貞早有定奪,“快刀斬亂麻,起兵到進入皇城,最多在半個時辰內結束,如此,便可不給於少保反應的時間和機會!”

石亨深呼吸一口氣,“王瑤那邊冇問題?”

石後眼裡閃爍著得意,“叔祖無需擔心王瑤那邊,孫兒已給了他一座豪宅,並黃金萬,並允諾他,隻要上皇複辟,叔祖出麵,保他一個司禮監三大巨頭之一的位置。”

石亨終於放下心來。

長身而起,意氣風華,張狂的笑道:“那下午就去會會太子殿下!”

老子要看他能妖孽到什麼程度。

今夜之後,老子看你還敢不敢朝老子臉上吐口水!

太子?

在老子麵前就一條死狗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