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旨意,皇城內宮,包括前殿的奉天殿等處,戒嚴,禁止任何人進出。

訊息一出,京畿一片嘩然。

朱見濟已經料見朝野會有什麼反應了,估摸著都以為天子快要駕崩,太子準備登基,所以戒嚴皇城防止於謙篡國。

又或者是孫太後在操作什麼。

但屁事冇有。

僅僅是自己想讓金刀晚一天出皇宮,爭取時間而已。

帶著戴義直奔軍器監。

軍器監在皇城外城的角落裡,毗鄰工部,宋時由工部轄領,製造兵器等主要事務由工部主管,軍器監逐漸淪為人才儲備之地。

說難聽點,就是清水衙門。

明朝也一樣。

軍器監監正施辛,已過不惑之年,原本是工部那邊研究、改進火炮的部門主事,正兒八經的手藝人,為人有些呆板,早些年得罪了上司,被調到軍器監,施辛無慾無求的心態在軍器監反而如魚得水,遠離官場傾軋後,倚靠豐富的經驗和高超的火器水平,成為眾望所歸的軍器監監正。

因禍得福了。

畢竟軍器監監正正四品上,而在工部想混到正四品上難比登天。

不過近幾年,誰都不太注意的軍器監略有忙碌。

因為有太子殿下的任務!

走入軍器監衙門,冇幾個人,看見太子殿下來了,急忙跪下行禮。

朱見濟免禮,問道:“施辛呢。”

一名典事急忙道:“回太子殿下的話,施監正帶著弩坊署令去了城外的校場,看看時辰,估摸著也快回來了。”

朱見濟嗯了聲,“那孤等他。”

約莫半個時辰。

施辛匆匆回來,同行的有弩坊署令,還有兩名匠人,其中一人身材高大,毛髮濃密,高鼻藍眸絡腮鬍,一看就是個外國佬。

他叫朱塞佩·加索爾,擅長火炮、火藥方麵的技藝。

歐洲人。

嗯,這個時候大明稱之為泰西國人。

四人急忙行禮。

朱見濟並冇免禮,沉臉看著施辛,將太子的上位者氣勢拿捏得死死的,道:“施監正,從景泰五年,孤讓你研發新式火銃到現在,足足三年了,這三年孤冇催過你一次吧?”

施辛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有種被蛇盯著的錯覺。

他第一次看見太子殿下如此神態。

急忙道:“殿下,可以了!”

朱見濟眼睛一亮,“可以使用了?”

因為父皇病重,朱見濟幾乎冇笑過,聽到施辛這麼說,心情稍微好了些。

又道:“先起來罷,彆跪著了。”

眾人起身。

施辛道:“今天微臣帶著他們去校場試驗了子彈,能達到基本效果,不過受限於我們的技術和工藝水平,無法完美的達到殿下的要求,也無法完全按照圖紙生產出來。”

朱見濟點點頭,“能達到孤要求的七成,就算成功。”

畢竟太跨時代了。

施辛對外國佬加索爾點點頭,加索爾出去片刻,回來將手中之寶物雙手奉上。

戴義接過。

手上一沉,差點一個趔趄。

急忙抱在懷裡,呈遞給朱見濟——這是太子殿下重點關注的事情,要是在他手上砸壞了,戴義覺得自己未來的司禮監大監肯定會跑冇影。

戴義聰慧,知道以他的經曆,隻要跟著太子殿下,忠誠不犯錯,遲早會成為內官之首的司禮監大監。

這是命。

誰叫他打小就成為了太子殿下的貼身小太監呢。

朱見濟接過放在膝蓋上,掃視一眼。

嗯,不錯。

像模像樣。

這是一柄長火銃,確卻的說,這是一柄狙擊槍!

施辛在一旁道:“殿下英明,按照您的要求和指導,我們利用炒鋼法鍛造出精鋼,但之後我們無論采用什麼方法,都無法融化精鋼進行加工鍛造,還是您提出的方法,我們才得以解決。”

朱見濟嗯了聲,“既然我們已經解決了問題,施辛你督促軍器監的匠人,要將這個工業技術繼續鑽研,並且形成一整套的理論和技術。”

當初自己設計出狙擊槍的圖紙,施辛看完圖紙和設計要求,立即發現問題所在——狙擊槍的槍管,不能像傳統火銃那樣打造,要不容易炸膛。

但大明目前的鍊鋼水平,無法將精鋼煉成鋼水,也就是說就算炒鋼法鍛造出中碳鋼和高碳鋼,也無法融成鋼水進行二次加工。

萬幸,朱見濟有半罐子水的理論。

知道大明的工業水平無法將鋼塊燒成鋼水,是受限於聚溫和保溫的工藝,換言之,熱效率不夠,所以需要耐火磚。

受限於礦業水平,朱見濟隻能提出用粘土磚。

粘土磚主要由莫來石、玻璃相、方石英及石英組成,通常以硬質粘土為原料,預先煆燒成熟料,然後配以軟質粘土,以半乾法或可塑法成型,溫度在1300~1400 C燒成粘土磚製品。

是高爐、熱風爐、加熱爐、動力鍋爐、石灰窯、迴轉窯、陶瓷和耐火磚燒成窯中常用的耐火磚。

而景德鎮的饅頭窯可以達到1300度的高溫!

為此,朱見濟還去折騰了一番朱祁鈺。

朱祁鈺忙於玩弄娼女。

被寶貝兒子折騰得夠嗆,冇辦法,給工部尚書下了一道口諭,讓工部配合太子和軍器監。

拿到聖旨後,施辛頓時如魚得水。

先聯絡工部,工部那邊礙於聖旨,不得不傾力幫助,所需礦物原料係數奉上,施辛又親自跑了一趟景德鎮,折騰將近一年,才從數萬塊的成品中找出勉強符合要求的耐火磚使用。

但無法大批量生產,工藝依然不成熟。

不過有耐火磚後,後麵的就好辦了,軍器監在城外用耐火磚建了個窯,又經過一年的不斷實驗和改進,才勉強可以將精鋼燒成鋼水。

但效率和成品質量,都差強人意。

勉強能用。

不過經過朱見濟這麼一折騰,這一條工業線上的匠人,基本掌握了耐火磚和精鋼煉水的工業技術,隻要給點時間,遲早進化成一條完整的工業鏈,從而帶動相關產業。

而這,是朱見濟登基之後準備要做的事情。

大明要遠邁漢唐。

工業是關鍵!

朱見濟早就有當一個工業帝王的覺悟。

有了鋼水,就可以使用澆鑄法得到無縫鋼管。

無縫鋼管可以打造狙擊槍的槍管。

而槍身各個部件基本上都采用澆鑄法,再加上手工打磨,但還是遇見一個無法逾越的工藝難關——彈簧。

彈簧鋼的工藝太複雜。

朱見濟的知識麵冇牽扯到這一塊,隻能先讓城外鍊鋼坊那邊反覆實驗。

所以在加索爾的建議下,朱見濟退而求其次,采用了傳統突火槍使用的滑膛模式。

這才勉強打造出了眼前這隻狙擊槍。

可惜,打一槍就要上一次子彈,麻煩是麻煩了點,但不影響使用。

當然,與其說是狙擊槍,不如說是步槍。

已經很逆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