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朱驤進殿,朱祁鈺道:“幾日前太子在東宮落水的事情,小兔崽子非說是有人謀害他,北鎮撫司那邊著人查一下當日當值的宮女太監。”

朱驤領旨,行卻禮,準備回北鎮撫司點精兵強將去查東宮。

事涉太子,不敢有絲毫怠慢。

之前太子殿下和朱見深打架,輸了。

跑到乾清殿放潑。

在地上翻滾著哭嚎,說他朱見深不就仗著是太子嘛,竟然對老子下死手,朱祁鈺你個龜兒子,讓你兒子這麼被人欺負,等你以後嗝屁了朱見浚登基,老子還不分分鐘被他弄死球。

陛下當時就怒了。

然後朱見深被廢,朱見濟入主東宮。

可以說,咱們陛下是個十足的寵子狂魔。

朱驤剛出乾清殿,就見太子殿下賊笑著站在漢白玉石柱旁,身後幾個宮女太監大氣不敢出一口,深恐一個不小心,太子殿下又瘋狗一樣跑了。

隻要你敢讓太子殿下離開視線片刻,他就能給你搞出一堆事來。

受苦的還是他們這些下人。

朱見濟笑眯眯的對他招手,“那個誰,過來一下。”

朱驤回頭看了一眼。

殿內的朱祁鈺立即低頭扶額,假裝冇看見朱驤求助的眼神。

頭疼。

這個頑劣太子,朕是冇辦法了,愛卿你就受點委屈吧。

朱驤無奈上前行禮:“卑職朱驤,見過殿下。”

朱見濟負手而立,一副小大人模樣,“我和朱見深約了場架,你是北鎮撫司鎮撫使,很能打是不是,這樣,你教我幾招,我要把那小子打得心服口服。”

朱驤頓時覺得全身哪哪都不舒服。

要了命了。

又和沂王殿下約架!

太子殿下你也做得出,你父子倆先搶了沂王的皇位,現在又明裡暗裡的欺負彆人,到時候傳開了,朝野會怎麼看你這太子殿下?

教你幾手的話,萬一把沂王打出個好歹,我脫得了爪爪?

肯定要當替罪羊!

關鍵時刻靈犀突來,朱驤也顧不得失儀了,不管不顧的起身,“哎呀,不巧的很,陛下讓卑職即刻去查殿下落水的事情,聖意不敢違啊,太子殿下您自便,卑職告辭!”

轉身就走。

隻恨爹媽少給他生了兩條腿。

朱見濟:“哎……哎……怎麼走了,站住,你信不信老子去老朱那裡告你一狀,讓東廠辦你?臥槽,你還跑更快了……哎,還說讓你當孤的紀綱呐。”

朱驤一聽跑的更快。

紀綱?

雖然風光一時無兩,但最後不還是死在太宗刀下。

朱見濟:“……”

老子有這麼可怕?

不就讓你教幾手方便老子去虐朱見深麼,至於嘛,你這樣讓孤很為難啊,等乾清殿那傢夥幾年後嗝屁,老子坐江山的時候,怎麼處置朱見深?

殺了?

勉強也算一代中興之主。

不殺?

不殺老子就要寢臥難安。

所以高瞻遠矚,趁他現在還小,心智不成熟,用人格魅力徹底征服他,到時候老子是懿文太子朱標,他是朱棣,隻要老子一天活著,他就得心服口服的輔佐老子。

這叫以德服人。

其實朱見濟最近心裡慌的一批。

按照曆史,自己這個太子今年要嗝屁。

能不慌?

四年後奪門之變的成功,有個很重要的因素:朱見濟在景泰四年掛了。

而朱祁鈺就這麼一個兒子。

站在朝中臣子的角度,朱祁鈺冇有後人,駕崩之後,大概率還是朱見深登基,到時候支援朱祁鈺的能有好果子吃?

因此奪門之變時,連於謙都作壁上觀。

冇有儲君,是朱祁鈺最大的致命破綻。

但一切都因自己的到來,變得不一樣。

隻要自己活著,而朱祁鈺又牢牢掌控著朝堂的話,哪怕朱祁鎮的支援者還能發動奪門之變,也不會那麼容易成功。

萬一朱祁鈺依然在景泰八年駕崩,繼位的也該是自己這個太子,朝中非朱祁鎮黨羽的臣子不論是遵禮還是逐利,都不會去支援奪門之變。

而且彆忘了,活著的太子會有一堆中樞大臣來擔任帝師,這都是強勁有力的支援者。

活著……就是勝利。

可問題是……

自己今年要嗝屁了!

所以得找出罪魁禍首將之解決掉,並且幫助便宜老爹將宮中王振遺留下的宦官勢力,以及朝中支援朱祁鎮的投機集團徹底打壓下去。

之後苟幾年就能成為世間第一人,然後把堡宗腰斬掉的大明重新帶回正軌,大刀闊斧深化改革,讓大明真正的遠邁漢唐!

轉身,對宮女太監道:“去五軍都督府。”

還是得學弓馬。

老子不想效大明戰神。

但想追永樂。

幾個宮女太監一聽,臉都嚇白了,又要去五軍都督府!

之前去過一次,太子殿下不知道怎麼回事,和左軍都督府左都督、武清侯石亨不對付,仗著他太子的身份,無緣無故的怒罵石亨,還朝石亨吐口水!

嗯,後果很嚴重。

陛下知道此事後,帶著石亨到了東宮,當眾賞了太子殿下一頓竹筍炒肉。

殿下的貼身宮女、太監,全部遭受池魚之殃。

現在又要去五軍都督府。

能不嚇?

兩個太監跪在朱見濟腳下,抱住他的雙腿,哭嚎著說小祖宗啊,陛下有旨意,不讓您去五軍都督府了,咱還是迴文華殿去看書……雲雲。

朱見濟大怒,“你們要反了不成!”

話音未落,就見朱祁鈺從乾清殿跑出來,撩著龍袍,一邊跑一邊吼道:“把那小兔崽子給老子摁住,無法無天了還!”

哪裡還有半點天子氣度,恍然就是尋常百姓家的老父親。

跟在朱祁鈺身後的司禮監太監興安急忙對眾人示意。

快放開殿下,讓他跑!

哪能真讓陛下狠揍太子殿下,萬一打出什麼傷來,等陛下這股衝動勁兒一過,又肉疼得不得了,到時杭皇後再過來哭兩嗓子,陛下鐵定後悔的跟著流貓尿。

可陛下哪能認錯?

肯定會說你們這群奴婢當時為什麼不攔著朕什麼的……這樣的事情又不是冇有過!

吃苦的還是咱們。

朱見濟一見,掙脫太監的束縛就往遠處跑去,一邊跑一邊嚎道:“朱祁鈺你瘋了,你瘋了,連你自己的兒子都要打,老子是你從垃圾堆裡撿回來的嗎,彆人家的父皇都和藹可親,一家人父慈子孝其樂融融,就你朱祁鈺三天就要打老子一頓,這日子冇法過了……”

朱祁鈺追了十幾步,站在那裡哭笑不得。

小兔崽子。

還彆人家的父皇,你有老子這個當爹的,三生有幸了。

誰家太子敢像你一樣?

老子也羨慕彆人家的太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