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祁玉若有所思,“如果真能打造出這樣的火銃,五十萬兩或許真不算貴。”

朱見濟嗬嗬一笑,“這才哪到哪!”

繼續在宣紙上畫著,“當三千東宮幼軍全軍配備射程三百五十步的新式火銃,可以確保一萬人的鐵騎無法衝進五十步之內!”

朱祁玉潑了一盆冷水,“兔崽子你是不是忘了件事……裝填彈藥需要時間。”

朱見濟,“這也算問題?這樣給你說吧,一旦東宮幼軍真的走上沙場,也就意味著新式火銃可以在五個呼吸間完成裝填彈,甚至都不需要三段射了,你想想,三百五十步的距離,可以讓三千幼軍可以齊射幾輪?”

朱祁玉默默算了一下,震驚莫名,“這樣的話……幾乎是連續無間斷的齊射!而三百五十步的距離,騎兵至少需要三十四個呼吸的時間,但幼軍無間斷齊射,敵軍甚至可能進不了五十步?!”

戰死的士卒和戰馬屍首會形成障礙。

而且戰損過高,敵軍就會自行崩潰。

三千幼軍,真可以獨擋一萬騎軍!

朱見濟眼裡閃耀著光彩,“重頭戲來了,老朱,這個新式火銃隻是幼軍列裝全軍的普通裝備,軍器監還將會研發一種火銃,無需手動裝填彈藥,可以在頃刻之間,傾瀉出數十枚子彈形成密集的火力網,如果有上幾十門這樣的火銃,敵軍的騎軍壓根彆想靠近。”

深呼吸一口氣,“再配合上火炮研發的新式火炮,可以這麼說,老朱,一旦我這個幼軍裝備成型,拉到沙場上,對上一支三萬人的大軍,都毫無壓力,意義可想而知。”

這不是對上幾萬人的事情。

而是這隻幼軍將會所向披靡,哪怕敵軍有十數萬,隻要保證己方後勤,彈藥充足,就能摧枯拉朽——一場戰事,不可能在一個戰場擺上十數萬人,戰線會拉得很長。

何況幼軍又不可能一直隻有三千人。

換言之。

這樣的軍隊,隻要達到一萬,就可以滅一國了!

朱祁玉呆了。

他是真冇想過火器還能發展成這個樣子。

滿懷期翼的問道:“搞出來冇?”

朱見濟嘿的一聲,“這就是我來找你要地要人的原因了。”

搞出來了我還找你?

朱祁玉在東暖閣來回走動,許久後,定定的看著自家兒子,“見濟,你給爹說句實話,這些火器軍器監真能搞出來?”

朱見濟知道,這對朱祁玉來說是個劃時代的產品,他一時間不相信很正常。

道:“能,要不然我傻啊,來東暖閣前,纔給軍器監劃撥了四十萬兩過去,這麼一筆钜款,我要是搞不出來,難道不肉疼錢?”

朱祁玉倒吸了一口涼氣,“四十萬兩?”

什麼時候軍器監這麼土豪了?

忍不住問道:“後續還要投入多少?”

朱見濟也冇個數,“我估摸至少還要投入個五六十萬兩,甚至上百萬兩都有可能,要攻克的難關還很多,要提升的工藝技術也還很多,再者,後期量產的時候,需要大量的鋼鐵和火藥,且人工和日常開銷都需要大量金錢支援。”

搞軍工,不砸錢怎麼行。

好歹也是吞金獸。

朱祁玉有點懵逼,“你之前不是已經投入幾十萬兩了?”

朱見濟嗯了聲,“差不多五十萬兩了。”

朱祁玉簡單估算了下,“這麼來來回回一算,至少要投入兩百萬兩進去?”

朱見濟也頭疼,“兩百萬也不一定搞得出來,但有一定我可以確定,兩百萬兩的話,至少射程三百五十米的火銃可以列裝幼軍,同時還能有新式火炮,至於形成密集火力網的那種火銃,冇有百分百的把握,要看軍器監那邊的進展。”

輕重機槍不是那麼好搞的。

連續擊發裝置就很難。

其實估計不難,隻不過因為是自己的知識盲區,需要從無到有,所以才覺得難,如果自己是個槍械達人,那就不難了。

朱祁玉深呼吸一口氣,道:“兒子,你想清楚了,確實要搞?如果要搞的話,爹全力支援你,不就兩百萬嘛。”

如果成功了,自然是天大的好事。

失敗了也無妨。

兒子是要當天子的人,勇於嘗試又怎麼了,老子這十來年勵精圖治,讓大明重新煥發生機,還不能縱容太子肆意一兩回?

笑話!

天下都是我父子的,兒子也是大明未來的天子,彆說兩百萬兩,他就算要舉國之力,老子這個當爹的也要支援他。

朱見濟哈哈大笑,“錢的事情暫時還不用擔心,四十萬兩應該夠軍器監那邊用上三五個月,到時候孫叢文從西洋歸來,又有錢可以投入進去。”

朱祁玉鬆了口氣。

人,冇問題。

地,冇問題。

但是錢——問題很大。

笑道:“那你說吧,接下來怎麼操作。”

朱見濟道:“首先,把軍器監從工部剝離出來,歸東宮管轄,這個應該不難,軍器監對工部就是個雞肋,想必工部尚書江淵喜聞樂見。其次,要把軍器監在城南的鍊鋼坊附近的五千畝地,全部收歸軍器監,建立軍事禁地,非軍器監相關人員,嚴禁進入,嗯,這個軍事區劃歸到東宮名下,再然後就是人,我需要錦衣衛和幼軍配合,確保軍事區的保密和安防。”

朱祁玉道:“好!”

朱見濟又道:“你還得想辦法解決材料供給的問題,軍器監需要大量的火藥和鋼鐵,需要從兵部和工部剝離部分權力出來,這個難度有點大。”

牽扯到文官集團的利益了。

朱祁玉沉默了一陣,問了個問題,“如果這些新式火器搞出來,把太子幼軍擴充到三萬人左右,是不是團營和親軍二十六衛,就不那麼重要了?”

朱見濟笑了,喲謔,便宜老爹的野心比自己還大。

自己的想法的幼軍一萬人。

他竟然要三萬人。

咱果然是兩父子。

笑道:“隻要搞出來,幼軍三萬人列裝新式火器,再給騰驤武驤四衛列裝新式火器,團營和親軍二十六衛已經不足掛齒了。”

朱祁玉心裡默默盤算,然後自語了一句,“兵權好像也是那麼不重要了?”

旋即對朱見濟斬釘截鐵的道:“都能解決!”

朱見濟不解,“怎麼解決?”

朱祁玉笑道:“這你彆管,我既然是你爹,你的事情肯定全力幫助,放心,接下來隻管看你爹表演,保證不會讓你失望!”

讓開,朕要開始裝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