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軍營地。

朱見濟讓幼軍士卒繼續操練,對跟隨在身邊的陳七、李九、趙二道:“怎麼不見指揮使王越,他去哪裡了?”

王越是文臣。

但幾年接觸下來,朱見濟發現這位讀書人骨子裡有一顆武將的心。

且熟諳兵道。

幼軍也擅長近身廝殺,但本質會是一支火器部隊。

騎臉廝殺的場麵一般不會發生在幼軍身上,真出現麵對麵的肉搏戰,要麼己方到了絕境,要麼是敵軍進行收場清繳。

所以需要的是一個有戰略眼光的指揮使,而不是勇猛無敵的猛將。

王越恰好符合。

於是這位禦史出身的讀書人,改武職,成了幼軍指揮使。

但文臣一般不能擔任指揮使。

為此朱見濟還和滿朝文武鬥了一個回合。

陳七、李九、趙二,三人在幼軍成立之初,通過全員挑戰當上的百戶,實力過人,幼軍擴軍後,他們三人升任千戶。

原來幼軍的三百人,幾乎全員升職。

副千戶、百戶、副百戶、試百戶、總旗、小旗……差不多就三百人。

這是幼軍的骨乾。

陳七笑道:“王指揮使在研練火銃陣法。”

朱見濟哦了聲,道:“讓他來見孤。”

火銃已經過時了。

最遲一個月,幼軍就要全員配備東風步槍,火銃陣法什麼的,除了三段射可以保留,其餘戰法都將被淘汰。

片刻後王越趕來,行禮告罪。

他其實知道朱見濟要來,但不想耽誤時間,幼軍擴軍後,已經達到三千人兵力,但距離當年的神機營規模遠遠不夠。

要想讓幼軍最大限度的發揮戰力,必須倚托火銃研究更先進的戰法。

三段射隻是常規戰法。

而殿下曾經提過的小旗製,讓王越有點感觸。

一個小旗十人,十人一組。

幼軍的三千人幾乎可以攏闊整個戰場,然而有個問題,十人一組分開後,火力會零散,火銃的射擊精度本來就不高,大多時候憑靠的密集射擊來提高殺傷力。

如果小旗製分散開的話,殺傷力驟降。

王越想要通過戰法改進彌補這個缺陷。

然而已經兩年了,王越依然冇找到行之有效的辦法。

朱見濟讓王越起身,笑道:“王指揮使,孤知道你在擔心什麼,這是好事,作為孤這支幼軍的第一任指揮使,你研究得越多越好,因為你要率領的是一支從古至今從冇出現過的軍隊,不過你這幾天暫時放下手頭研究的事,找一些人,製作更多的靶子,一個月後幼軍列裝新式武器,需要勤加操練,醜話說在前頭啊,讓那些兔崽子給老子節約化作點,彈藥可不便宜!”

子彈貴得要死。

王越笑了笑,“殿下還愁錢?”

現在國家還冇開海禁,但朝廷的二十多艘寶船和你那三艘寶船連下了兩次西洋,賺的錢可不少,何況當初你在福建狠狠的撈了一筆。

朱見濟翻了個白眼,“你作為指揮使,不知道幼軍有多會花錢吧?”

三千人,三千套盔甲是24000兩,一年軍餉是72000兩,三千戰刀是2000兩,擴建營房用了十萬兩,買了二千七百匹戰馬160000兩,養一年是45000兩,加上三千人一年的糧食……

景泰十一年擴軍就花了四十多萬兩。

接下來這幾年,每年都是十多萬兩的開銷。

而戶部那邊依然隻按照三百人的規模劃撥款項,每年隻給15000兩。

多一兩都不行。

陳循這個戶部尚書是真摳門。

還好老子家底子厚,這幾年開銷,用的基本上都是下西洋賺的錢。

想想,三艘寶船就能養一支三千人的幼軍。

如果是三十艘呢?

三百艘呢?

趁現在還冇開海禁,必須大力的再狠狠的撈一筆!

殖民擴張勢在必行。

王越笑了笑,“其實幼軍也可以屯田製的。”

朱見濟搖頭,“不,孤要的是一支隻為作戰而存在的專業軍隊,而不是一支隨時都呆在田地裡鋤草的業餘部隊。”

那樣的部隊有什麼戰力可言。

就比如這三千幼軍,哪怕他們現在隻是配備火銃,也可以硬撼一萬人的團營。

而且不一定會輸。

三段射後,就算進入肉搏戰,三千幼軍也不會掉鏈子。

幼軍差的是沙場實戰經驗。

隻有景泰十一年的杜爾伯特部犯邊,當時幼軍在收官階段去小試了身手,戰績不錯,幾乎是攆著那一股杜爾伯特騎軍屁股上打。

對王越道:“再有個心理準備,幼軍要繼續擴軍了,至少要達到一個衛的規模。”

三千人還是太少了。

目前自己儲備的錢夠用,當初在福建,從唐王朱瓊炟手上撈了五十萬,加上朱允炆給的房契、地契“賣”了一百八十萬,給了老朱一百萬,還剩一百三十萬,景泰十一年幼軍擴軍,一次性花了四十萬,後來的錢就都是下西洋賺的。

軍器監那邊花掉了三十多萬。

也就是說,朱見濟的東宮現在有錢六十多萬兩,完全可以把幼軍擴到一萬人去。

但後續養幼軍是個耗錢的事。

所以朱見濟知道,為了發展這一支現代軍隊,他必須去掠奪海外的錢。

忽然覺得……

怎麼寧王還不造反啊。

唐王朱瓊炟也趕緊造反啊。

冇有你們……

我很窮啊。

實在不行,什麼準葛兒部、杜爾伯特部、女真,都趕緊來擾邊啊——咦,算了,這些漠北部落都窮得叮噹響,打他們發不了戰爭財。

還是得南方的藩王造反。

王越不解,“哪來的兵源?”

朱見濟道:“這你不用操心,你隻管按孤說的去做,把訓練場準備好,再抓緊製定訓練方法,務必要在今年年關之前,讓列裝新式武器的幼軍具備戰力,嗯……到時候可以拉到北方邊關去實戰拉練,用漠北夷族的鐵騎來練兵。”

王越像在聽天方夜譚,“用漠北夷族的鐵騎來練兵?”

想什麼呐!

漠北夷族一直是中原王朝的心頭大患,現在殿下竟然用他們來練兵,是嫌棄幼軍三千人多了養不起,所以拉出去戰死一批?

朱見濟冇和王越解釋,道:“兵源的事你不用管,再交待你一個事,東宮幼軍要準備練習海戰,以後孤會組建一支海軍,這也算是提前給海軍儲備人才了。王指揮使你稍後擬個名單上來,擬定擴軍之後新任的千戶、指揮等將領人選。”

王越領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