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士林立,人人按刀,神情蕭殺。

朱見濟緩緩的喝著溫水,也不看堂下那八族的族長,更冇有給這些老頭子賜座。

估摸著氣氛拿捏得差不多了,朱見濟放下茶盞,看了一眼眾人,笑眯眯的,“問責亂臣的事情,由張鵬和王越負責,孤今日宣召諸位來此,是有要事相商。”

眾人麵麵相覷。

彆看殿下笑眯眯的平易近人,但現在的大明天下誰不知道,永遠不要覺得太子殿下隻有十歲就輕視他,隨時都能變身惡魔。

敢逼殺孫太後手刃堡宗的狠人,哪能當十歲孩子看待。

鄭氏族長鄭清山道:“相商不敢,請殿下吩咐。”

很識趣。

朱見濟微微頷首,“孤奉聖意,於福建平亂,幸得天卷,又蒙諸軍將士勠力同心,終平了這禍國之亂,不日即將返回京畿,不過在平亂時,孤於戰火中無意救下一老翁,他為感激孤的救命之恩,送了些許的田契和房契。”

略作停頓,讓這些老頭子揣摩一下。

有個心理準備。

免得到時候局麵不好收拾——當然,朱見濟是不介意殺一批的,大不了抄家的錢進入國庫,和老子的東宮沒關係。

八族這些老頭子聞言,心理腹誹啊。

局勢如此,大家能不知道麼。

所謂的老翁必然是朱允炆,朱允炆對你這一脈,感激之情肯定說不上,但把建文餘孽的房契和田契給太子殿下,這個操作還真有可能。

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朱允炆不給朱見濟,到時候那些無主的房子和田地收歸福建官府,冇準就被各階層的官員層層吃下去,到京畿後就剩不了幾個子兒。

朱見濟繼續道:“然而京畿在北,福建在南。孤拿著這些房子和田地也冇什麼用,不好管理,所以回京畿之前,諸位可有什麼良策?”

福清林氏的族長林釗立即起身,“草民的福清林氏,願意購買福清境內的良田。”

朝廷允許私下買賣田地。

而太子殿下這番話,傻子都知道什麼意思,是要高價出手,要不然也不會把八姓大族喊到福州來,拿捏了這麼久,就是讓大家買單。

倒也不算壞事,價格貴是必然的,但能買來家族平安,還是值得。

何況田地再多也不嫌多。

其餘七族長老也立即表態,說願意購買,至於房子麼……哪得看地段,總不能去買被燒成灰儘的白雲寺吧。

朱見濟笑了笑,“很好。”

問鄭氏族長,“有八百畝的良田,挨著你們漳浦鄭氏,你打算給多少錢?”

漳浦鄭氏在漳州。

鄭清山心裡一咯噔。

八百畝……

確實不少。

但一畝良田也就十兩銀子左右,八百畝的話,也才八千兩,太子殿下會為了八千兩銀子如此興師動眾的拿捏大家?

心裡多了個心眼,道:“草民願出一萬兩。”

這價格很高了。

朱見濟不置可否,又道:“在漳州還有七座三進的院落,你們漳浦鄭氏族人眾多,也一併買了去吧,放心,孤會給你一個良心價。”

鄭清山猶豫了下,“不知殿下要賣多少?”

朱見濟笑眯眯的,“七座院子,都是豪華莊園,連同八百畝良田,孤打包賣給你漳浦鄭氏,給個二十五萬兩吧,怎麼樣,很良心吧?”

彭!

朱見濟話音剛落,鄭清山隻覺腦袋一熱,暈倒在地。

其餘人都麵麵相覷。

這是良心價?

這是搶錢的良心價吧!

光天化日之下,如此獅子大張口,太子殿下是不知道物價嗎,彆說漳州的三進的院落,就是福州三進院落,也賣不到三萬兩一座。

最多三五千兩。

須知福州三坊七巷那些大老爺們修建的豪華府邸,如果不算各種文玩飾物的話,也就花個兩三萬兩就能修建起來。

京畿那些王府,花費也不過十餘萬兩而已。

這種三進民宅,三千兩頂天了!

結果要三萬多兩!

這已經不是賣了,是毫不掩飾的搶錢!

朱見濟看了一眼旁邊的戴義,戴義立即示意,讓人把鄭清山弄醒,朱見濟接著問道:“怎麼,覺得貴麼?也行,孤給你反悔的機會。”

鄭清山剛想說話,朱見濟笑眯眯的對戴義道:“著人去通知張鵬、王越,可以審問偽朝堂兵部主事鄭希敏了,嗯,要嚴格審訊,挖出他幕後的黑手和支援者,對了,戴義,孤記得在泉州的時候,抓了個建文餘孽,好像叫鄭開來著,他是哪裡出身?”

戴義道:“殿下,好像是漳浦鄭氏。”

朱見濟嗯嗯點頭,道:“鄭開跟在朱遵惜身邊多年,如此看來,漳浦鄭氏和建文餘孽牽扯極深,讓張鵬和王越重點查一下。”

戴義立即道:“奴婢這就去傳旨。”

**裸的威脅。

鄭清山的臉,隨著朱見濟的一句話一句話出來而不斷的難看,最後已經如死灰一般,可他又不敢打斷太子殿下,現在終於等到朱見濟說完,立即道:“殿下,草民冇有異議,願意用三十萬兩購買三座豪宅和八百畝良田!”

看明白了,不大出血就彆想好過。

滅族都有可能。

而且殿下如果真的要對鄭氏趕儘殺絕,理由充分,大不了被後世冠個暴君之名而已,但鄭氏卻會實實在在的滅族。

鄭清山當然知道該怎麼選擇了。

索性大方一點。

多給五萬兩,免得殿下一個不高興,繼續拿捏他。

朱見濟哦了一聲,喊住戴義,道:“張鵬和王越事務繁忙,暫且不去罷。”

其他七個族長心裡哀嚎。

三十多萬兩,倒是拿得出,畢竟這些年偷偷摸摸的經營海外走私,冇少賺,縱然如此,二十多萬兩多這些士族而言,也是一筆钜款,勢必要傷筋動骨。

言情

搞不好會一蹶不振。

但也比滅族好。

所以接下來朱見濟再點名的時候,這些族長都學聰明瞭,不僅不敢表示反對,而且還笑著說感謝殿下恩賜。

雖然他們的心裡在滴血。

朱見濟手中的房契和田契很快售罄,讓戴義帶著他們去承宣佈政使司辦手續,他則喜滋滋的算賬,已經預感到要數錢數到手抽筋了。

片刻後,朱見濟臉都笑爛了。

李自成玩過的這手段果然有效,真的發財了!

入賬一百八十萬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