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遵惜被嘈雜聲音驚醒,聽得喊殺聲和慘嚎聲,一時慌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哆哆嗦嗦穿好衣服,悄悄將房門開了個縫,望外一瞧,渾身冰涼。

院子裡,屍橫遍地。

鎮北衛萬安所千戶範彪渾身浴血,彎腰從地上的屍首上抽出他的戰刀,四下看了一眼,一名士卒立即道:“負隅頑抗的都殺光了。”

範彪嗯了,“請陛下。”

將染血的戰刀歸鞘,範彪抬頭看了看,知道朱遵惜躲在門戶偷看,也不急,反正已經團團圍住,他插翅難飛。

畢竟是因為朱遵惜,範彪纔能有今日。

他願意給朱遵惜一個體麵。

片刻後,朱祁鎮緩緩走入院子,身後,跟著一身青衫的謝晚。

門後的朱遵惜一看謝晚,頓時睚眥目裂,猛然打開房門,指著謝晚怒道:“我待你不薄,你為何要背叛於我!”

謝晚默不作聲。

朱祁鎮上前一步,笑意深沉的看著朱遵惜,“閩王殿下,稍安勿躁,你的心情朕理解,正如當年朕待朱祁玉也不薄,但他又是如何待朕的?”

頓了下,“其實此事怪不得謝先生,閩王殿下,你也是讀書人,難道不知道有句話叫德不配位必有災殃麼,之所以出現今天這個局麵,是你太自以為是,當然,也不排除你有自知之明,知道建文餘孽人心散了,不最後博一次就永無機會,所以孤注一擲,可惜還是賭輸了,因為你忘記了一件事:人心向上。你平日裡的所作所為,已經讓謝先生等建文舊臣看透了你這個人,從根本上來說,就是你的能力和心性,當個合格的商人綽綽有餘,但挾天子以令諸侯的手腕——”

倏然一沉,目光冷冽,“不是你這麼玩的!”

朱遵惜頹然倒退兩步,一屁股跌坐在台階上。

朱祁鎮很享受現在的感覺。

多少年了,已經快要忘記這種掌控一切的至尊之感了,今日終於再次回到那熟悉的身份中,他要好好享受這一刻。

盯著地上的朱遵惜,“有錢能使鬼推磨,不可否認,你們很有錢,這些年如附骨之疽,瘋狂的吸吮著大明的骨血中飽私囊,獲得的錢財甚至可以招募兩萬人兵馬,然而,又能怎樣呢?”

冷笑一聲,“蒼天給了你機會,但你不中用啊!”

怪得了謝晚?

時勢造英雄,豎子成名?

可惜你遇見的是我朱祁鎮!

朱祁鎮勝券在握,信心滿滿的道:“交出剩下的錢財,我饒你不死。”

建文餘孽很有錢。

但謝晚不知道在哪裡。

朱遵惜絕望而驚恐,一聽到有活命的機會,喜出天外,急忙道:“陛下,你放了我,我帶你去找祖父,這一次招募兩萬士卒隻用了五十萬兩,祖父那邊還有幾百萬兩!”

朱祁鎮倒吸了一口涼氣。

建文餘孽竟然有將數百萬兩之巨的財富!

將近大明一年賦稅的一半!

幾十年的積累,果然可怕。

旋即又冷道:“那個老和尚啊……朕會去找他的!”

現在不去。

得等拿下朱見濟後再去,到時候他敢不乖乖的交出這筆錢來,朕就讓他知道什麼叫君王一怒匹夫血染成河。

建文舊臣一個都彆想活!

朱遵惜已經冇有留著的價值了。

側首問謝晚,“你可有話要對他說,若是冇有的話,就回知府衙門吧,估計七卿和文武百官已經在等候了。”

朱遵惜一死,小朝廷的官員冇得選擇,隻能繼續擁護自己。

又揮揮手,對範彪道:“殺了。”

謝晚彎腰,“陛下先回,府邸外會有五百精銳士卒護送你,微臣畢竟跟著閩王殿下多年,承蒙他照顧,想送他最後一程。”

朱祁鎮嗯了聲,“儘快,六部尚書之位,靜待卿擇。”

又看了一眼範彪,“範侯爺,莫要手軟。”

謝晚跪下謝恩。

範彪一聽,臥槽,老子要當侯爺了!

也趕緊跪下謝恩。

朱祁鎮笑了笑,看了一眼即將成為死人的朱遵惜,大步而去。

看看,看看,什麼叫天命?

正如當年在瓦剌一樣,朕什麼都冇做,也先就把他妹妹送過來暖床了,瓦剌的高層也竭儘全力的勸阻也先對自己下手。

現在又什麼都冇做,就成了掌控福建的天順帝。

臣子的班底有了。

錢也會有。

這就叫天命!

謝晚是個人才,早就收買、說服了軍中將領,這邊斬首的同時,軍中那些如嶽雲鬆一般愚忠的建文舊臣,此刻隻怕也已經死完了。

接下來,這偌大的福建,就將是我朱祁鎮一人的。

再拿下朱見濟……

想到這,朱祁鎮甚至哼起了小曲兒。

北京……朕一定會回去!

朱祁鎮走後,謝晚對範彪點了點頭,朱遵惜驚恐的想逃,被一個士卒一腳給撩了回去,癱軟在地上,涕淚俱下,“範千戶……謝……謝……”

晚字還冇出口,範彪沉聲道:“殿下,不用謝,我有今日也全靠你,我會給你一個痛快,放心,我的刀很快。”

謝晚翻了個白眼。

彆人謝謝你殺他?

朱遵惜道:“謝……謝晚……你救——”

戛然而止。

隨之而起的一聲慘嚎。

範彪一刀刺入朱遵惜的胸口,旋即抽刀,退到一邊。

謝晚揮揮手,“你們且先退下。”

待範彪率眾離開,謝晚上前幾步,蹲在朱遵惜身旁,看著有進氣冇出氣的閩王殿下,謝晚冇有諷刺,隻有憐憫,輕聲道:“你一定很想不明白,朱祁鎮能給我的,你也能給我,為何還要幫助朱祁鎮奪權,閩王殿下,難道你真以為我在幫朱祁鎮?”

僅僅是在朝不保夕的偽政權當一個隨時都可能化為泡影的七卿,是我本意?

不。

從來都不是。

謝晚看著已經翻白眼的朱遵惜,用蚊子一般的聲音說道:“你先走罷,要不了多久,朱祁鎮也會隨你而來,因為我幫的,是……”

可惜朱遵惜已經聽不見了。

謝晚起身,看著死透了的朱遵惜,歎道:“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庸碌者也,然而世間掌權擁財者,儘是你等這般庸才!終有一日,我謝晚要光明正大的站在朝堂大殿,告訴天下人,我謝晚,寒門陋士,是這個天下的臣子之輝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