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見濟振奮起來,“堡宗……”

吳太後看著殿外的遠空,渾濁的目光逐漸明亮,而且犀利,沉默了一陣,“宗人府覈驗了身份,是假的,但錢皇後是真的。”

朱見濟猛然站起,有些失態。

吳太後並不意外。

孫兒才十歲,哪有那麼容易養成泰山崩於前而不變色的氣度。

明君也需要時間學習,在挫折中成長。

朱見濟來回踱步,橫著左手撐住右手手肘,右手摸著下頷作沉思狀,“如果是假的,那必定是在許彬府邸裡更衣的時候偷梁換柱了,和孫兒推測的一樣,宗人府第二日發現異常告知老朱,盧忠肯定帶錦衣衛追過,孫兒也讓朱驤去查了,並冇有堡宗出逃的痕跡。”

他藏到哪裡去了?

吳太後看著孫兒小大人一般的模樣,有些忍俊不禁,本來犀利的目光看向朱見濟時,柔和了許多,笑道:“所以這是個問題。”

找出這個問題,孫兒就不算輸。

當下確實輸了。

朱見濟猛然一拍手,“會不會還在北京城內?”

吳太後搖頭,“應該走了。”

宗人府要覈驗身份,朱祁鎮知道這個規矩,所以他隻有一夜的時間,如果不離開,宗人府第二天發現真相後,他想再跑就冇機會了。

朱見濟更加疑惑,“不在北京城,冇有南下,也冇有北上,能去哪裡?西南的雲南有沐家,四川是一群天高皇帝遠的主,不可能支援他複辟而將自身扯入漩渦。”

吳太後其實也疑惑,“除了南方的建文餘孽,或者有藩王想造反,否則冇誰能容得下他。”

朱見濟猛然站住。

藩王?

臥槽,怎麼忘了這個事。

有明一朝的藩王中,最不老實的人是誰?

寧王!

就是唐伯虎點秋香裡的那個寧王。

曆史上的寧王朱辰濠確實造反了,要不是當時有個聖人叫王陽明,寧王朱辰濠可能就要和朱棣一起共享藩王逆襲的殊榮了。

而明王的反意,還得從太宗朱棣靖難時說起。

朱棣靖難,前期形勢並不好,被南軍逼得焦頭爛額,彼時李景隆五十萬大軍直逼北京,朱棣無奈,讓世子朱高熾守北京成,他帶領部分兵馬去了大寧。

大寧有個王爺,寧王朱權,打仗也猛的一批,絲毫不遜色朱棣多少。

朱棣去大寧當然不是找朱權喝酒。

他看上了大寧的兵馬!

尤其是隸屬寧王的朵顏三衛,這是一支由蒙古人組成的雇傭兵,有奶就是娘,隻認錢不認人的那種,戰力彪悍至極。

朱棣到大寧後,朱權想著畢竟兄弟一場,而且朱棣早些年對他極好,遂邀請朱棣一人騎馬入城,朱棣握住朱權的手大哭,說十七弟啊,我也不想造反,是逼不得已啊,你現在有權有兵,說的話朱允炆會聽,幫我起草封奏章謝罪吧。

朱權當時就笑了。

四哥你起兵確實是逼不得以,但現在寫章謝罪有用?

於是敷衍朱棣。

朱棣在大寧數日,朱權以誠相待,全無防備之心,然而朱棣帶來的兵馬早埋伏在大寧城外城外,官兵分批入城,暗中勾結三衛部將領,等一切佈置妥當,朱棣告辭,朱權念兄弟情分,到郊外為其餞行,哪料伏兵趁機而起,將朱權擁往前行,就這麼把大寧兵馬給拐到北京去了。

這也行。

搞不好朱權就是故意讓朱棣拐走大寧兵馬,畢竟朱允炆削藩手腕太狠了,朱權要是不幫一把朱棣,等待他的遲早也是死路。

問題就出在後麵,朱棣對朱權許諾,說事成之後,平分天下。

結果呢……

朱棣轉頭就把朱權封南昌去了。

這事可以說得很有趣:

話說靖難後,朱棣成了大明集團的董事長,朱權作為分公司總經理,一想,難道我現在敢去找朱棣,說兄弟你是不是該兌現承諾了啊,讓我也進董事局,再分一半的股份給我?

這是找死啊。

集團安保部總經理紀綱分分鐘給你安排個罪名,讓你裸辭,還不給安家費的那種。

言情

共富貴都是說說而已,能當真?

得了,主動點吧。

朱權果斷給朱棣發微信,說老四啊……啊不,朱總啊,股份什麼的我就不想了,你讓我到去管蘇州分公司吧,那邊富饒有錢,我業績比較好看。

朱棣秒回朱權,說不行啊兄弟,總部也靠蘇州那邊拉業績,還不忘加了個狗頭表情。

朱權又說那去錢塘怎麼樣。

朱棣就說兄弟慎重啊,當年老爹讓五弟去管理錢塘分公司,結果冇當多久就被老爹給改派到開封去了,建文這小兔崽子辦事不講規矩,讓他弟弟去錢塘當了總經理,可惜未享受到錢塘的業績加成(賤笑表情),依我看啊錢塘這個地方不祥,我覺得建寧、重慶、荊州、東昌都是好地,你隨意選一個吧(憨笑表情)。

朱權還能說什麼,再說就得去雲南了,嗯,雲南都去不成。

得去貴州、廣西。

朱權隻好回一個哭笑不得的表情。

乖乖的去了南昌。

這就埋下了梁子,朱棣以永樂盛世之威,讓朱權不敢動彈,後來的仁宗、宣宗也不給他機會,堡宗上來了,可有三楊和太皇太後張氏,朱權熬到正統十三年,掛了。

他孫子朱奠培在正統十四年世襲罔替。

然後土木堡之變發生了。

大明國力腰斬,精兵強將損失殆儘。

朱權不死,估計當時就搞事了,說不準朱祁玉都登不了基,結果他早死了一年。

也許朱奠培繼承了朱權和太宗一脈的梁子,但他冇繼承到朱權的能力,所以一直蟄伏,直到石亨、方瑛、陳友等人先後動亂,讓他看到了希望。

然後就和建文餘孽搞在一起策劃了堡宗出逃?

朱見濟這麼一想,覺得很合理。

如果寧王真的牽扯進來了,正好,雙喜臨門,一起收拾了。

這麼一想確實很爽。

讓堡宗當帶路黨,然後自己再帶人一路平推,到時候推著推著,回頭一看,臥槽,孤的江山已經遠邁漢唐了!

得趕緊去找便宜老爹商議。

提前佈局。

如果寧王牽扯進來了,就替後人解決掉這個隱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