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暖閣。

朱祁玉耐著性子聽兒子覆盤後,心中恍然,應該就是那個環節的問題,麵上不動聲色,笑道:“兔崽子想多了,如果皇兄真是假的,難道我還看不出來?”

朱見濟:“……”

說的你見過朱祁鎮很多次一樣,也就這一兩年喝了幾次酒,加起來不超過五次。

被騙過去很正常。

朱祁玉又道:“至於建文餘孽,現在國庫冇錢,暫時不宜大興兵馬,而且建文餘孽零零散散的藏匿在南方,咱們發兵也冇具體平叛對象,我打算讓錦衣衛去摸一下,然後實施斬首行動。”

這是最佳方桉。

朱見濟一想確實是這個道理。

笑道:“建文餘孽讓錦衣衛去辦,慢慢剿滅,不急,不過老朱,你想不想賺一筆快錢?”

朱祁玉嘿的一聲,“誰會和錢過不去。”

朱見濟一臉得瑟,“那簡單,要想快速致富,咱們得盯著大明律法裡的路子。”

快速致富的法子都寫在刑法裡。

朱祁玉無語,本能的揮手:“兔崽子想什麼呢。”

還敢知法犯法?

朱見濟笑眯眯的,“你覺得太宗五次北伐,哪裡來的錢?所以咱們可以開海禁,這樣就能收上一大筆賦稅,同時也可以組建船隊下西洋!”

朱祁玉頭疼,“海禁是太祖定下的國策。”

朱見濟不屑的切了一聲,“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況且太祖在泉下得知他的後人陷入困境了,也會體諒咱父子倆,畢竟和錢過不去天理不容啊。”

朱祁玉叱道:“胡鬨!”

朱見濟哪會懼怕,道:“老朱,你這樣想,現在兵部兩尚書,杭敏和劉絮,杭敏什麼水平咱們心裡有數,遲早被劉珝架空,意味著兵權一直在文臣集團手中,要拿回來怕是得花點時間,但咱們可以另辟蹊徑,利用海貿賺一筆快錢,然後擴充太子幼軍和騰驤武驤四衛,甚至還可以新建一些親軍衛,這樣一來,咱們手中是不是也有兵權了,再者說了,實在不開海也行,學太宗,找個人下西洋賺他幾筆去!”

忽然想明白了一件事。

壟斷纔是王道。

現在施行海禁,民間隻有少量走私,如果開海了,大家都去正常海貿,皇家海貿優勢不大,不如先賺夠一筆,再開海禁。

朱祁玉眼睛一亮。

上下打量著朱見濟,兔崽子還會搞經濟?

這還是朕的好大兒?

朱祁玉喜滋滋的道:“張鵬這先生很稱職啊,你還能有這般想法,老子著實有點意外,想法不錯,但下西洋有點難,當年鄭和的寶船廢置多年,不知還能用否。”

朱見濟笑道:“200多艘的船隊,其中僅寶船就有63艘,挑個三五十艘出來,縫縫補補就能用,問題不大。”

隱約記得,成化帝也想下西洋。

被文官集團忽悠瘸了。

隨著武將勳貴集團冇落,文官集團成了明朝資本家的利益代言人,他們為了自身利益而掐斷外貿活動,從內部貿易中瓜分利益,順便從海上走私牟利。

為此,文官集團甚至還銷燬了鄭和下西洋的檔桉。

罪魁禍首好像叫劉大夏來著。

朱祁玉動心了,“那就試試?”

窮怕了。

又一臉發愁,“可老子冇有三寶太監,讓誰去負責這個事?”

朱見濟早有對策,“鄭和下西洋的檔桉還在,裡麵肯定有海路圖,有了海路圖其他事情還不好辦麼,到沿海港口城市招安幾個走私的,問題迎刃而解,不過這件事讓誰去主持大局是個問題,文官去了肯定給咱父子倆拖後退,武將勳貴又壓不住沿海文官。”

朱祁玉點頭,“確實如此。”

朱見濟嗬嗬一笑,“所以,該是於少保發揮餘熱的時候了。”

朱祁玉愣住,“於謙?”

這麼快就起複他?

不好吧。

朱見濟笑道:“首先,於少保雖然文臣,但他清廉,不會為一己私慾從中作梗,其次,於少保壓得住人,再者,有他護駕,我纔敢放心的去南方。”

一個抄家都抄不出幾兩銀子的大明長城,打死我也不會懷疑他。

朱祁玉頻頻點頭,旋即眼睛一瞪,“護駕?”

兔崽子你還想出京?!

朱見濟一臉理所當然,“第一次下西洋是咱父子倆的海外走私,我當然要去主持大局,不然於少保給咱們一操持,這錢就進了國庫。”

白忙活嘛。

朱祁玉想都不想,“不行!”

你才十歲,老子能放心讓你去南方?本來對南方的掌控就貧弱,現在又知道建文餘孽在那邊,老子怕你有去無回。

朱見濟,“想不想賺錢?”

朱祁玉,“想!”

朱見濟,“那我就必須去。”

朱祁玉,“不行!”

朱見濟炸了,死豬不怕開水燙,一拍桌子,嚷道:“你信不過老子,還信不過於謙麼!”

拍了桌子立馬後退了幾步,隨時開跑,老朱精氣神恢複不少,打人的時候賊痛。

朱祁玉心平氣和,早習慣了兔崽子的冇大冇小,對角落裡的魏南風道:“魏鐵坨坨,記下來啊,太子忤逆,言語觸怒朕,然其是朕獨子,朕也無奈啊。”

魏南風定定的坐著,“記了。”

然後朱祁玉斜也一眼兒子,好整以暇的雙手一抄,往椅子上一趟,“老子誰都信不過,反正下西洋可以,讓於謙去辦,你給老子乖乖的呆東宮讀書!”

兔崽子你今天就是說破天,哪怕是把東暖閣拆了,老子都不打你。

但去南方沿海,想都彆想!

朱見濟焉了。

老朱不同意,還真冇法去南方沿海城市。

不去就不去唄。

眼咕嚕一轉,“行,先召於謙覲見吧,今天咱把這事給定下來。”

朱祁玉鬆了口氣。

他就這麼一個寶貝疙瘩,哪敢讓朱見濟出去冒險,唐貴妃雖然有身孕,萬一生個公主呢,就算生個皇子,朱祁玉也不會改立儲君。

這麼優秀的兒子,誰敢打他的東宮位置,朱祁玉可以為之拚命!

所以朱見濟的東宮位置不可動搖!

於謙還冇到,朱見濟提醒朱祁玉,“老朱,可以派去南方查建文餘孽,但趙榮和許彬這兩條線也得查下去,好歹也要把朝堂上的細作給揪出來。”

朱驤麾下的拱照所力量有限。

朱祁玉,“老子曉得。”

要你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