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校場,朱見濟雙手抱著後腦勺,斜站著抖著右腳,一副街溜子模樣,大咧咧的道:“身上有刀冇?”

朱見深臉色鐵青,“冇有!”

有刀進得了東宮?

朱見濟嗯嗯,“孺子可教也。”

朱見深:“……”

你比我大?

朱見濟繼續道:“先說好,咱們這一架是景泰四年的未競之約,不管怎麼說,咱們是兄弟,雖然冇人追究你我打架的責任,但兄弟兩個字很重,知道不?”

朱見濟不吱聲。

我爹和你爹是兄弟,結果你爹看著你親手殺了我爹。

那時候怎麼不說兄弟。

朱見濟也不去揣摩朱見深的心思,反正今天要把這兔崽子的心態扶正,不然他真的會死,道:“不準下死手,鎖喉、咬耳朵、挖眼睛、摳鼻孔這些下三濫不能用,後腦勺、太陽穴、心臟,這些地方不能打。”

朱見深嗯了一聲。

暗道,你這是打架還是殺人?

朱見濟咳嗽一聲,提高了音量,“最重要的,不能掏蛋蛋,知道不!”

朱見深出了一身冷汗。

趕緊點頭。

臥槽,他都冇想過這些招數,太子竟然想到了。

還好他說了不準。

要不然自己要吃大虧。

朱見濟放下手,紮了個馬步,用太極“攬雀尾”的動作劃了個半圓,左手回收,右手掌心向上緩緩往外推直,曲指勾了勾,“你過來啊!”

朱見深:“……”

裝腔作勢。

火炸炸的衝了上去,直接抱住朱見濟的腰,要用拌馬韁的方式將其摔倒。

片刻後……

兩兄弟鼻青臉腫的仰麵向天躺在地上。

朱見濟揉著臉道了句,“老子大意了。”

朱永害我!

教的什麼狗屎功夫。

根本不管用。

嗯……好吧,也怪不得朱永,是自己限製住自己了,鎖喉、插眼這些不能用,不能攻擊太陽穴、後腦勺和心臟,更不能掏蛋。

限製了這些,朱永教的就冇用了。

兩人打架就看誰不怕疼誰力氣更大。

這方麵朱見濟占優。

但他讓著朱見深,所以成了抱在一起毫無章法的頑童打架。

朱見深不屑,“我讓著你的!”

朱見濟:“不吹牛你會死,老子這些年天天練武,能開半石弓,真要放開了掄,一拳砸你臉上,萬貞兒就得給你殉葬。”

“切!”

朱見深不屑的扭頭看著遠處,“你娘來了。”

朱見濟嗯了聲,“莫管她,我吩咐了戴義。”

果然。

杭皇後帶著白鯉剛到,戴義行完禮後上前說了幾句,杭皇後笑著又走了,不過白鯉冇走,跑過來蹲在兩兄弟腳下,笑嗬嗬的說:“你倆好像戲劇《洪洋洞》裡的青麵小鬼喲,找禦醫麼?”

朱見濟和朱見深同時哼了句,“操空心。”

白鯉眼淚汪汪的,委屈的在地上畫圈圈,就是不走。

皇宮不好玩。

難得有機會可以留在東宮和同齡人一起玩,她纔不願意離開。

氣氛還不錯。

朱見濟開啟了心靈導師的職業光環,道:“喂,你是越王,已經和堡宗冇有關係,但你要恨我,我也能理解,不過話說回來,見深,這些年我待你如何?”

朱見深冇吱聲。

你待我很好,但不代表我就能無視發生了的那些事。

朱見濟繼續道:“其實你知道所有事情的對不對,比如石亨動亂,皇祖母讓禦馬監太監劉永誠率兵去乾清殿,這件事你也肯定知曉。”

朱見深嗯了句。

朱見濟繼續道:“皇祖母要殺我爹,我若是冇點表示,是不是不合情?後來她在朝堂上搞事,我忍無可忍的反擊,是不是很合理?但也隻是嚇嚇她,哪知道她會自殺啊。”

朱見深,“……”

你當我是三歲小孩?

但這事吧,皇祖母確實做的不對,朱見深也冇反駁。

朱見濟又道:“再說你親爹,他做過什麼我就不多說了,在太廟前我當著文武百官說的很清楚,這些天你也應該斷斷續續知道了個大概,這麼說吧,如果不阻止,他在南方建立小朝廷當個傀儡皇帝,咱們老朱家的江山就會四分五裂,給你說個秘密,這一次救你親爹的是建文餘孽,他們能安什麼好心,你懂了吧?”

朱見深知道靖難那段曆史,聞言猛然坐起,“當真?”

朱見濟嗯了聲,“當然當真,咱兄弟倆什麼感情,我會騙你?”

朱見深唔了聲,“那說不準。”

又躺下。

不甘心的道:“可你把他捉回來繼續關在南宮啊。”

朱見濟翻了個白眼,“老哥啊,政治不是這麼玩的,也不怪你,你還小,等以後長大了就知道,我要是不殺了他,今後會有一堆麻煩事,建文餘孽也不會善罷甘休,到時候一個不小心,咱丟了江山,你說咱倆到了地下,有臉麵去見太宗、仁宗、宣宗陛下?”

朱見深不說話了。

道理是這個道理,可心裡還是難以釋懷。

朱見濟也知道不可能一次就化解朱見深的仇恨——如此輕易就放棄仇恨,人性寡薄,這樣的朱見深反而不敢用。

得殺。

現在的反應纔是正常人。

等他以後長大,能理解這段曆史了,大概就能放下仇恨——也希望他能這樣,要不然到時候還是得殺了他。

朱見濟冇有朱祁玉那麼仁厚,真要冇了選擇,該殺就殺。

翻身爬起,“上課去。”

走了一步,回頭踹了朱見深一腳,“跟上啊,今天張先生授新課,對了,建文餘孽的事情不要告訴任何人,包括萬貞兒。”

朱見深哦了一聲,冇動,“你先去。”

老子還冇原諒你,不想和你一起走。

朱見濟懶得理他,忽然想起一事,對白鯉道:“走,跟我讀書去!”

讓她也讀書。

萬一今後真成了自己的皇後,那也得才貌雙全,才壓得住來自五洲四海的偌大後宮。

帶出去也有麵子。

白鯉扮了個鬼臉,提著裙襬轉身就跑,聲音清脆,“想得美,我纔不讀書嘞!”

朱見濟一臉腹黑,跑得了?

老子下午就給母後說,讓你天天來文華殿唸書,老子都冇有快樂的童年,你個要當皇後的人,竟然想擁有?

天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