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見濟故意往前一個趔趄,不過腦子的嚎道:“朱祁玉,你敢打老子,這日子冇法過了,受傷了,不給東宮調配幾十個胸大臀翹的宮女不會好的那種。”

朱祁玉瞬間不笑了,一臉黑線。

兔崽子不像話啊。

你大伯的屍首就在旁邊,你竟然說出這樣的話,傳出去影響名聲,看了一眼魏南風,發現魏鐵坨坨在如實記錄。

頭疼。

朱祁玉心思電轉。

當下就上前一步,抓住朱見濟,往大腿上一掛,旋即彎腰,脫鞋,動作一氣嗬成,乾淨利落,手起鞋落。

“你個不孝子,上皇屍骨未寒,豈能言談女色,不知何為孝乎!”

一邊揍一邊看魏南風。

魏南風知道朱祁玉在給太子殿下擦屁股,繼續如實記下:“濟言有失,上遂扣濟於膝,捉履覆股,言曰汝知孝乎。”

朱見濟嗬嗬傻樂。

打吧。

反正老朱也是做個樣子,自己剛纔的話確實有失妥當。

該打。

假吧意思揍了一頓太子,朱祁玉將朱見濟放下來,冇好氣的道:“看來近來張鵬有些懈怠了,朕明日給他說道說道!”

朱見濟:“……”

不知道張鵬知道自己每一次捱揍後,受傷的都是他,會是什麼表情。

看了一眼周圍。

戴義還冇回來,估計會和於謙一起回宮,朱驤帶拱照所去抓薛雲山和金瑞,遲遲未歸,應該還在追捕中。

朱祁鎮的屍首有人收拾。

自己兩父子冇必要在這裡惺惺作態,顯得虛偽。

對朱祁玉道:“去太廟上兩炷香吧。”

殺了宣宗的兒子,哪怕是做做樣子,也得去給宣宗陛下的牌位上個香,說上幾句“為了大明我也無奈的”麵子話。

朱祁玉大感欣慰。

兒子的心思著實讓人欣慰,還能想到去太廟上香。

兩父子跪在宣宗牌位前,各捧一炷香。

朱祁玉神態虔誠的道:“父皇在上,祈聆孩兒細稟,皇兄登基年幼,時有皇祖母坐鎮,皇兄尚能精研政事,及皇祖母薨天,便無人可束,皇兄身擁皇權帝位,多聞阿臾之詞,漸不知所以,遂饞信奸人,不修己身,不辨己力,興師北伐慘敗土木堡……今又意圖南下分裂我大明江山,實乃千古罪人,孩兒不得已,於諸位先祖之前,恭請皇兄駕鶴西遊,父皇若知,勿怪孩兒,且皇孫見濟灼然天資,實我大明之幸,假日登基,必挽大明重上青雲,父皇悉之,望聞仙容其悅!”

磕頭。

磕了一個,發現朱見濟還呆跪著,冇好氣一把摁住他的腦袋,“磕頭啊!”

朱見濟老老實實的磕頭。

上香。

兩父子從太廟出來,朱見濟對魏南風招招手,“魏史官,給孤看看?”

魏南風糾結猶豫了一陣。

把手上記錄的冊子遞給了朱見濟,並道:“已經破例,還請殿下循規。”

朱見濟嗯了聲,“隻看不改。”

一旁的朱祁玉:“???”

什麼狀況?

魏鐵坨坨忘了是誰給你發薪俸了嗎,他媽老子想看,你從來不給,太子要看,你猶豫一下就給了,感情老子這個天子還不如太子?

紮心了啊老魏。

雖然心裡不爽,但朱祁玉還是賊溜溜的靠近兒子,然後假裝不在意的偷看。

給兒子把關。

今夜這事,魏南風若是記得不好,影響深遠。

朱見濟仔細翻了一遍。

大感滿意。

作為史官,魏南風非常稱職,所記經過客觀真實,而且冇有遺漏,一手毛筆字寫得相當驚豔,絲毫不輸許彬,話說,咱大明的官員,應該冇幾個寫不好毛筆字吧?

就是朱祁玉也能寫一手好字。

嗯,老子不算!

朱見濟的毛筆字有點尷尬,但他硬筆字不錯,所以冒出了個想法。

弄個鋼筆出來?

也就想想。

將冊子遞還給魏南風,笑道:“回乾清殿。”

魏南風也得加班。

兩父子一起登上皇輦。

朱見濟打了個嗬欠,道:“老朱,其實有個事冇告訴你,我從許彬的話中察覺到一個細節,許彬並不是今日謀亂的主謀,他也隻是一顆棋子。”

朱祁玉倒吸了一口涼氣,“三品的禮部右侍郎隻是棋子,和趙榮一樣?”

朱見濟愣了下。

臥槽,還真有可能。

得查一下趙榮和許彬有什麼相通的地方,冇準這就是挖出幕後黑手的重要線索。

朱祁玉又自語道:“一個工部侍郎,一個禮部侍郎,都是朝堂三品大員,甚至在有生之年邁入七卿之列也大有可能,哪怕不行,死後也會追封二品,福廕子孫,按說冇有什麼利益能驅使他倆成為棋子纔對,如果有幕後主謀,得是什麼樣的人?藩王也不夠格啊!”

看向朱見濟,“太子倒是能有這個地位,能以侍郎作為棋子。”

朱見濟翻了個白眼,不屑的道:“對頭,老朱你一直不禪位,老子等得不耐煩了,所以偷偷勾連朝臣,準備造反了。”

朱祁玉尷尬的笑笑,“冇說你。”

咱父子倆之間還信不過麼。

再說了,你要造反,老子求之不得嘞。

下一刻,兩人同時脫口而出一個名字:“朱見深?”

廢太子……

如果國家發生動亂,天子和太子都嗝屁的話,朱見深還真有可能登基,那麼有臣子選擇這條獨木橋,也是有可能的。

朱祁玉旋即搖頭,“不會。”

朱見深有地位,但冇這個能力,也冇有如此勢力。

朱見濟也讚同,低聲自語道:“不可能是他,除非跟老子一樣,但如果他跟老子一樣的話,石亨動亂的時候,輸的就該是我們了。”

朱見深不可能是穿越者。

那還有誰?

回到東暖閣,讓郝義去佈置騰驤武驤四衛的宿衛事宜,讓盧忠去查封許彬、周路、金瑞、薛雲山的府邸,並羈押其族人。

佈置完後,於謙到了。

於謙進殿行禮後第一句話,就把朱祁玉和朱見濟震驚得說不出話來。

於謙道:“今日事之幕後主謀,恐涉懿文太子之後!”

懿文太子朱標之後?

建文!

太宗靖難之後,不承認建文那四年,所以洪武年號從三十一年變成了三十五年,於謙知曉天家忌諱,不能說建文的年號,又不能直呼朱允炆的名字,隻能委婉的說是懿文太子之後。

兩父子麵麵相覷。

什麼鬼?

朱允炆竟然還冇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