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許彬的背影,朱見濟搖搖頭。

守舊文官勢力,許彬絕對算一個,他是個精緻的利己主義者,這些年利用職權,冇少給他許家謀利益,從一個破落寒門,一躍成為當地名門。

遲早收拾他。

看向兵部尚書杭敏,冇好氣的道:“杭尚書不去找於少保學習如何治理兵部事務,來東暖閣作甚。”

對這個舅舅冇甚好印象。

冇能力還冇腦子。

老子父子倆好不容易把你推到兵部尚書的位置上,你倒好,為了在兵部好混,竟然主張再立一個兵部尚書來分權。

以為這樣那群文臣就不排擠你了?

想多了。

不過也好,這樣能力的外戚,專不了權,等幾年自己登基後,找到合適的人選,把杭敏挪到清水衙門去。

杭敏小心翼翼的回道:“陛下召臣議事。”

你以為我喜歡來東暖閣?

屁!

老子也不喜歡往有事冇事你父子麵前湊,誰都知道你爹瞧不上老子,要不是冇辦法了,他會把老子推到兵部尚書的位置上去?

還不是看長姐杭皇後的麵子。

朱見濟見盧忠也在,心中有點數了,“發生了什麼事?”

這話是問盧忠。

盧忠輕聲道:“根據地方錦衣衛回報,之前來京畿的那些形跡可疑的販夫走卒,他們路引上的戶籍資訊,在當地查無此人,有可查的,卻是死了一兩個月的人。”

朱見濟眼睛亮了,“他們和誰聯絡了?”

盧忠搖頭,“暫時冇有,或者說有,但這些人經過係統專業的訓練,躲開了錦衣衛眼線,如果是後者,來頭不小。”

小書亭

極有可能是地方藩王的人。

朱見濟想了片刻,緩緩的道:“他們的來曆和身份不重要,當然,也要查。當務之急,是查他們有什麼企圖,和什麼人勾連。”

朱祁玉嗯了聲,“太子說的對。”

朱見濟繼續道:“有些事大家心照不宣,他們的來意,我估摸著還是有人不甘心,想要最後一搏,所以我們知道這一點就夠了,隻要守住南宮,他們再多的陰謀詭計都冇用。”

朱祁玉嗯嗯點頭,“太子說的對。”

盧忠道:“南宮那邊,錦衣衛已經加強人手,不過還需要騰驤武驤四衛增添兵力。”

朱見濟搖頭,“不,不能讓騰驤武驤四衛增兵,這事隻能錦衣衛在暗中增添人手,如果騰驤武驤四衛增兵過去,會打草驚蛇,彆人不上鉤怎麼辦?”

朱祁玉喝了口茶,聞言急忙放下茶杯,“對,對,太子說的對。”

朱見濟看了一眼老朱。

盧忠和杭敏心裡一陣腹誹。

這他媽誰是天子,誰是大人誰是小孩?

倒過來了啊。

朱祁玉毫無覺悟繼續喝茶,暗暗想著晚上怎樣才能躲開小兔崽子的目光,從教坊司那邊召幾個女子過來放鬆放鬆……

他現在倒是想明白了,反正兒子能乾,自己命苦冇有老子啃,那就啃兒子。哪像兒子那麼命好,可以啃老子。

不見兒子這一頓分析,恰好就是自己想說的麼。

人生得意須儘歡。

兒子奮鬥在前麵!

朱見濟一看便宜老爹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躺平姿態,頓時就怒了,好你個老朱,不就砍了個教坊司奉鑾羅奇麼,你就給老子擺爛?

這是你的江山!

信不信老子分分鐘造反了嘞。

哎……無奈。

老子怎麼就攤上了這麼個爹。

冇好氣的繼續道:“有點好奇,南宮雖然不在內宮,但也在皇宮外城內,若他們白日裡去找堡宗,騰驤武驤四衛不是吃乾飯的,可若是夜裡……石亨的教訓還不夠麼?”

頓了下,“而且他們怎麼撤離?”

當下局勢,擁護上皇複辟基本不可能,兵部尚書杭敏雖然調不了所有的團營和親軍二十六衛,但隻要能調動部分,加上騰驤武驤四衛和錦衣衛,武力複辟想都彆想。

這些人可能就是單純的想救堡宗。

讓他成為下一個朱允炆。

可大明京畿重兵環繞,他們根本不可能調動太多人手來辦此事,就算把堡宗從南宮請出來,他們如何躲避搜尋和追兵?

朱見濟想不明白。

但必須想明白。

因為一旦想明白了這件事,就可以一網打儘了。

朱祁玉聞言嗯嗯兩聲,一邊喝茶一邊說:“你們要聽太子的旨意,太子說的對。”

朱見濟:“……”

盧忠:“……”

杭敏:“……”

太子殿下隻是提出了問題,這也能說得對?

朱祁玉絲毫冇覺得自己說錯了什麼,自顧自的起身,“朕去一趟坤寧宮,和皇後一起去給吳太後請安,盧忠、杭敏,此事由太子殿下全權負責,另外,興安,著人去通知郝義,騰驤武驤四衛任由東宮調派!”

說完大搖大擺的出了東暖閣。

一點也冇有覺得不好意思。

坑兒子?

我朱祁玉是專業的!

關鍵玩這些手腕,兒子比自己擅長,那就能者多勞嘛,反正遲早也要坐東暖閣決斷國家大事的人,現在就應該多練練手。

哪怕這一次失敗讓堡宗跑了也無妨。

老子給他兜著底呐。

朱祁玉用腳指頭想都想得出來,如果堡宗被人帶出北京會去哪裡。

南方!

隻有南方。

從大明開國,老朱家對南方的掌控就很乏力,要不然太宗為何要遷都,天子守國門是一個原因,南方士族不受掌控又是一個原因。

不過不巧了,堡宗要去南方的話,湖廣承宣佈政使司那邊有個白圭,地方都司也都能快速抽調起來圍追堵截。

所以朱祁玉放心的放手讓兒子去浪。

朱見濟、杭敏和盧忠三人麵麵相覷,如果此刻換了其他太子,肯定會忐忑不安,認為朱祁玉是在表達太子管得寬。

但在場三人心知肚明,陛下這是想當甩手掌櫃。

服了。

尤其朱見濟,他忽然有種被當免費勞力的錯覺,這狗屁的太子一點也不香了。

不過下一刻……

朱見濟坐在朱祁玉的位置上,頓時覺得哪哪都舒爽。

笑道:“盧指揮使,錦衣衛那邊要注意一下,密切監視那些來曆不明的人,也要盯住朝中臣子,有什麼事直接來東宮彙報於朕。”

盧忠領旨。

朱見濟看向杭敏,“杭尚書,兵部那邊你能調動多少兵力了?”

杭敏一臉尷尬,不知道怎麼回答。

他能調動個屁!

現在多了個劉絮,要調兵得劉絮和他一起蓋印,關鍵是他已經做瞭如此巨大的犧牲和讓步,兵部那群讀書人一點也不給他麵子。

為此他後悔得想哭。

自作孽啊!

都怪陳汝言那狗日的讀書人,給他說什麼到了兵部要和讀書人打好關係,最好是先同意兵部增加一名尚書,博得讀書人的好感,還說什麼杭尚書是國舅爺,多一個尚書對他冇影響。

屁纔沒影響,感覺自己被架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