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祁玉不確定,“不好說,這些人也有官府發放的路引,至於他們戶籍資訊,已經傳各地錦衣衛覈查,大概要幾天纔有回饋。”

朱見濟打了雞血,“不管那麼多,有備無患!”

先按部就班。

明天讓老朱想把夏桀、商紂等人作為第一批弄進菜廟,再過幾天自己就去讓堡宗暴斃,然後給堡宗選個貼切的諡號,再把他的牌位給弄菜廟進去。

還必須得和王振一起!

朱祁玉道:“行,此事你來辦了便是,需要錦衣衛或者騰驤武驤四衛,隻管吩咐盧忠和郝義,明日我會叮囑他倆,嗯……不過去南宮的時候,給老子說下。”

到時候他下個口諭。

而且下口諭的時候,最好還得讓史官魏南風在旁邊,這樣後世在明史或天子實錄中一考究,就會認為是他朱祁玉殺了堡宗,而不是兔崽子。

朱見濟哪會不明白朱祁玉那點小心思,心裡微暖。

便宜老爹挺好。

也不枉自己折騰了這幾年,值了。

這纔是父慈子孝嘛。

……

……

東華門外,南薰坊之東,澄清坊,二條衚衕,會同北館和十王府的對麵,有間茶樓。

嗯,名字就叫有間茶樓。

茶樓老闆周路是個小官,在會同北館任職副使,從九品,冇有經商限製,其人善於逢迎處事圓滑,又有個當大官的舅舅,有間茶樓生意興隆,賺了不少錢。

會同北館的同僚常戲言,周副使入仕纔是副業。

周路一笑了之。

冇有官場職位,有間茶樓能賺錢?

夜幕深沉。

周路安靜的站在後院雅室的窗邊,看著窗外,對坐在椅子上喝茶的老人輕聲道:“舅舅,當下時節何其敏感,此時此際,你不該來的。”

老人嗯了聲,“某知曉。”

端起茶盞淺抿一口,“挺好。”

好茶。

周路笑道:“舅舅來了,自然不敢怠慢,舅舅也應該品出來了,這是武夷山大紅袍,稀罕的很,當然,舅舅府上肯定不少。”

武夷山最好的大紅袍,在朱祁玉書房。

但偶爾也要賞給中樞大員。

老人嗬嗬一笑,“你啊,做官真的是屈才了,全身心營商,冇準就是下一個沉萬三。”

周路也笑,“外甥也想如舅舅一般,叱吒朝堂。”

早些年讀過書。

可惜,天資泯然眾人,屢舉不第,在舅舅的幫助下弄了個秀才身份,然後一路打點,這才撈了個會同館的副使。

如果不出意外,周路這輩子也就這樣了。

會同館隸屬禮部。

周路不敢奢望禮部郎中、侍郎這些位置,能混到會同館正使全殲鴻臚寺卿正,就是他仕途巔峰,不過當下機會來了,隻要舅舅這一次的謀劃成功,彆說鴻臚寺卿難度不大,禮部郎中都有可能。

老人點頭,“有上進心是好的。”

放下茶盞,“教坊司那邊今天出了點意外,奉鑾羅奇被太子殿下砍了腦袋,好在左右司樂金瑞和薛雲山冇暴露,計劃依然可以繼續。”

看了看窗外,“訊息還冇來?”

周路搖頭,“太子殿下今天砍了羅奇腦袋,那些人今天大概不敢妄動,也好,免得出現意外,錦衣衛的狗鼻子靈得很,反正計劃已經製定好了,隻等到時候發動。”

老人沉吟半晌,“當初張?、石亨等人找某一同舉事,某以老朽之辭拒之,本想著我們的事情就此擱置,還好石亨和張?難堪大任,兵敗正陽門,那位又再次和某聯絡,想一舉逆轉局勢。可惜了,河南都司都指揮使張標這顆棋子被方瑛用廢了。”

周路一臉無奈,“廢的不止是張標,實際上整個河南都司的關係網都碎了,倒是很奇怪,陝西都司為何會跟隨梁珤造反。”

老人笑了起來,“世間諸事,皆為利來又為利往,比如河南都司都指揮使張標,難道他真的是要追隨那位麼,當然不是,不過是給的錢多,許諾的未來更高遠罷了。”

周路卻道:“舅舅謀此事,不為私利,外甥甚是欽佩。”

老人冇做聲。

他想起了很多年前的事。

永樂三年,父母雙亡,他和妹妹相依為命,彆說讀書了,連活命都是奢望,絕望之際,有人給了他一筆錢,讓他去讀書。

永樂九年,他考中舉人。

永樂十三年,考中進士。

如今已是六部中樞重臣,但老人知道,無論他的位置爬得多高,他身上都有一個抹不掉的印記,而那人隨時可以把自己的身份暴露。

他會死。

他的整個家族都會死!

陛下仁厚,然而太子暴虐,到時候又可能是一個誅三族甚至九族。

所以他不得不豁出去。

爭取在堡宗駕崩之前,完成那人交給他的任務。

好在已經謀劃了九年,所有棋子皆已就位。

關鍵現在大明是二帝並立的局麵。

局勢大好。

利用好朱祁鎮兩兄弟之間的矛盾,成功希望大增。

老人起身,“看來今夜不會來訊息了,如此一來,也不知道他們的人安排得如何了,彆到時候從南宮請上皇出了北京城,冇人接應而功虧一簣。”

周路笑道:“舅舅,其實外甥覺得,也許咱們隻是幌子,他們的真正目標並不是上皇,而是另外一位,畢竟另外一位也是宣宗正統,還更好控製。”

老人冷哼一聲,目光犀利的看著周路。

自作聰明!

如果隻需要宣宗正統,何必來北京城冒險,鳳陽一大堆上皇子嗣,更年幼。

周路出了一身冷汗,“外甥知錯。”

老人微微頷首,“人太聰明活不長,這是我在朝堂幾十年的經驗,小路,若是此次成功,你到了那邊朝堂時,一定要記住這句話,適當時候藏拙,也是大智慧,否則會成為下一個趙榮。”

周路彎腰,“謝謝舅舅教誨。”

許是自己的外甥,老人願意多說兩句,道:“有些事心知肚明即可,至於那位究竟是想要誰,不是咱們可以揣摩的,也無法更改。”

走出門,看了一眼黑暗,笑道:“狗真多。”

習慣了。

從景泰改元後,錦衣衛盯朝臣冇鬆過,像老人這樣的中樞大臣,彆說出門喝茶,就是上廁所,都有錦衣衛在暗中盯著,第二天上遞給盧忠的冊子裡,拉了幾坨屎都給你畫得清清楚楚。

無妨,舅舅來找外甥喝茶,算得了什麼。

回頭拍了拍周路的肩頭,“回去的道路很好,不用送了。”

周路眼睛一亮。

老人一語雙關。

表麵上讓他不要送客。

實際上在說救上皇的路已經妥當,另一方麵,也告訴周路,為他離開京畿的路也已經準備好了,一旦舉事,可以快速撤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