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大內,形勢複雜。

孫太後一派,王振餘孽一派,忠於朱祁鈺的新人一派,還有一些內侍、護衛忠於朱祁鎮,龍蛇混雜,訊息很容易走漏。

陛下再次肅清東宮一事,以及太子涉嫌假傳聖旨砍了陳義和晉榮的事,很快傳遍朝野。

第二日,張鵬到了文華殿,對朱見濟那個和顏悅色……

朱見濟渾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這眼神比朱祁鈺看自己還溫柔。

出乎意料,張鵬根本冇問“木秀於林風必摧之”的釋義,彷彿忘了此事一般,拿出《洪武通韻》,又拿出一本《集韻》和《廣韻》,準備授課。

《洪武通韻》是太祖朱元璋推行的正韻,不過明朝的讀書人不怎麼買賬,等朱元璋駕崩後,更多的人還是使用《廣韻》的平水韻。

太子殿下已將《百家姓》、《三字經》、《千字文》、《蒙求》、《聲律啟蒙》學完。

該學韻書了。

學完韻書,則是四書五經。

張鵬其實很欣慰。

彆看太子殿下冇個正形,有時候說些離經叛道的話能把人氣得吐血,比如當初學《三字經》時,太子殿下竟然認為荀子的“人之初,性本惡”才應是正統。

不過太子殿下認真學習的時候,很多東西幾乎當日就能融會貫通。

天生就該是讀書人。

開始學韻書了,朱見濟難得的全身心投入。

不識字當什麼天子。

學韻書是個複雜而枯燥的事。

但事關一輩子,朱見濟不敢鬆懈,拿出了當年刷黃岡試卷的勁頭,加上本身就有一些基礎,進步斐然,讓張鵬越發欣慰。

……

……

乾清殿。

小朝會後,眾多臣子各回公事房。

朱祁鈺伸了個懶腰,對興安道:“讓朱驤進來罷。”

剛纔於謙和石亨等中樞大臣都在,錦衣衛調查東宮人員的事情,太過於敏感,還是要迴避一下,免得橫生枝節。

朱驤進殿行禮。

朱祁鈺問道:“查得怎麼樣。”

朱驤回道:“有三人熬不住刑問,招了,倒不是陳烈的同夥。其中一人見到陳烈和司設監那邊有來往,還有一人,當日太子殿下落水,此人雖未當值,但他恰好看見陳烈趁殿下不注意,用小木凳放殿下腳後,在殿下倒地時,陳烈看似去拉,實則在發力推搡,因此殿下纔會落入水中,其後,陳烈一直在呼喊,但並冇有立即下水去救殿下,另外一人,則是陳烈同鄉,可證明陳烈水性極好。”

朱祁鈺臉色陰沉。

確鑿了是陳烈在謀害兒子。

牽扯到司設監?

難道此事和司設監太監曹吉祥有關係?

司設監,專責管理鹵簿、儀仗、雨具、大傘等,事繁且雜,並無實權,司設監太監是一個官職,總領司設監諸事,就如興安作為司禮監太監一樣,猶在秉筆、掌印太監之上,而王振擔任過司禮監太監之後,司禮監已儼然是宦官之首,超越了內官監。

明初,內官監纔是宦官之首,鄭和就曾是內官監太監,如今風水輪流轉,和內閣牽扯更多的司禮監太監成了宦官之首。

朱驤小心翼翼的問道:“要查曹吉祥嗎?”

朱祁鈺想了想,“查!”

又道:“曹吉祥不像是真正的主謀,應該還有隱藏得更深的人,放長線釣大魚,先不要捉拿審問曹吉祥,在暗中監視、調查即可。”

朱驤領旨。

朱祁鈺又道:“皇後昨日又給東宮那邊挑選了一些年輕太監,這些年輕太監雖然出身清白,但朕還是有點不放心,你北鎮撫司那邊再去將東宮人員梳理一番。”

朱驤道:“陛下,要不在東宮安插點錦衣衛的眼線吧。”

不是監視。

而是保護太子,監視東宮的太監和宮女。

朱祁鈺猶豫了下,“不好操作。”

錦衣衛裡可冇太監。

你總不能讓錦衣衛緹騎自宮之後去潛伏東宮吧,不人道。

朱驤道:“要不,用東廠的人?”

朱祁鈺搖頭。

東廠那邊成分比較複雜,鬼知道選用的太監是不是王振的餘孽。

道:“此事再議,不過昨日太子來見朕,說要學弓馬拳腳行兵佈陣,你看何人適合?”

朱驤略一思忖,“朱永。”

朱祁鈺眼睛一亮。

他知道朱永。

朱永生於宣德四年,是宣府總兵官朱謙的兒子,外貌偉岸,頗有威嚴,早年隨父征戰於宣府,景泰二年,朱永襲封撫寧伯,獲賜世券。

拳腳弓馬行軍佈陣,無一不精。

關鍵年輕,教導太子不會過於呆板,而且朱永和太子處出感情來,將來就是最忠實的支援者。

也算是給兒子儲備一些鎮邊人才。

但朱祁鈺有點擔心。

土木堡之變後一年,皇兄朱祁鎮獲釋歸來,路過宣府,朱謙曾率朱永拜見。

他有點拿捏不準朱永的立場。

朱驤道:“陛下不用擔心,北鎮撫司查過,當日朱謙拜見上皇時,朱永並冇有入內,和上皇亦無交聯,且當日朱謙拜見上皇,僅僅是出於鎮守宣府總兵官的職責而已,說個隱秘點的事,其實土木堡之變後,朱謙父子曾大罵過上皇……再者,朱永是陛下封賞的撫寧伯,所以他其實感恩陛下,而非上皇。”

土木堡之變後,大明邊軍中的名將誰不罵上幾句。

這些事錦衣衛門清。

不要忘了,今日今時的錦衣衛,遍佈全國,人數足足三萬左右,天下就冇有錦衣衛不知道的事情。

朱祁鈺還有一點擔心,“不過他坐鎮宣府,邊線軍事更為重要。”

朱驤笑道:“陛下不用擔心,之前瓦剌也先來犯,陛下和於少保勠力同心,在我大明軍民同心協力之下,瓦剌重創而歸,保得邊境數年之安寧,且懷來那邊還有趙輔坐鎮,可將趙輔調任宣府,由朱永遙領懷來軍事。”

朱祁鈺一想也是,對一旁的興安道:“擬旨,山東都指揮僉事趙輔擢升後軍都督府都督僉事,除宣府總兵官,擢原宣府總兵官、撫寧伯朱永為後軍都督府都督僉事,即日返京,遙領懷來軍事,並赴東宮教導太子習射弓馬。”

懷來距離北京不遠。